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回溯之日

2019-7-25 12:25| 发布者: 一蓑烟雨任平生| 查看: 510| 评论: 0

摘要: 每天的日常生活看来并无什么特别之处,但意外往往就会来得猝不及防,日常生活中的琐碎赋予了生命以价值。你会在某个时刻回顾自己的过往,可能是痛苦,可能有幸福,大可能大部分时间被平淡所充斥。但没关系,生命就像 ...

回溯之日

当他打包完最后一个包裹的时候,他已经累得瘫在沙发上,不能动弹。他的眼睛四处打量着空房子,看看是否有什么东西遗漏了,没有,好像是没有什么东西遗漏了。这将是他最后一次来到这个租了很长时间的顶楼了,再过几天,妻子就要生产了,他来到这个地方拿走最后一点属于他们的东西。屋外,火车的声音像是大象在吼叫,他知道现在是上午十点左右了,还不急,他可以呆一会儿再去医院陪着妻子。就这么一刻,他很想静静的躺在沙发上,回忆着这几年的事情。

首先他想到了李雅,他妻子的名字,也是让他留在这个城市的动力。那时候刚刚大学毕业,两个人拿着六百块钱租下了这个顶楼。他一直觉得自己并不是个合格的丈夫。刚开始工作的时候,为了满足自己的梦想,他并没有选择去公司上班,而是自己一个人在家写着剧本,渴望着有一天能够被人赏识。那段时间除了写作,他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在家里做饭了。妻子很忙,为了能够省一点钱,她中午往往吃个煎饼果子或者是剩下的早饭草草了事,以至于每天晚上她回家都会将饭菜一扫而光。冬天的时候,由于是顶楼,暖气供应不上。两个人瑟缩在一个被窝里,妻子的脚总是很冷,她常常会把脚偷偷伸过来,然后堂而皇之地放在他的肚皮上暖和。那个时候虽然很苦,但眼神里总有着说不完的柔情蜜语,爱情的放大镜让他们的心中只有彼此。过了几个月,他的剧本被人选中,他将这第一笔稿费用来买了一个对他们来说已经很大的钻戒。他还记得那晚两个人吃了饭,看了电影,在回来的路上就把戒指交给了她。她很是震惊,以为他要求婚,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然后拿着戒指不知所措。她一边扇着眼泪,一边说我愿意。那天刚下过雨,天雾蒙蒙的,妻子说我愿意的时候他眼泪就也忍不住了,像是历经千辛万苦在仙境营救了公主一样,他觉得什么都值得了。

不过,他确实并不算个合格的丈夫,因为在那之后他们并没有订婚,更没有结婚。因为对于结婚,他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直到他收到妻子怀孕的消息。没法形容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有几秒的震惊,剩下的就全部被兴奋和激动充溢,当然还有一点点的害怕。害怕是因为未知,因为从那之后他将要承担的责任将是一个家庭的责任了。他开始没那么拼命了,真的,因为他好害怕自己出什么意外见不到孩子了。他已经想好孩子的名字了,男孩的话就叫平生,女孩的话就叫雨晴。那两三个月,他的电脑桌面上都是奶粉,尿布这些东西。他也不会写剧本写到很晚了,而是像个小孩子一样和妻子肚子里的孩子说着悄悄话。那是他人生中最快乐时光了。

可是生活并不是那么尽如人意,他的母亲在那段时间去世了。母亲走的很突然,完全没有预兆性。在去世的前几天他还和母亲大吵了一架,因为房子。母亲想把自己的房子让出来当作婚房,她自己则搬去养老院,他坚决不同意,态度十分强硬。母亲哭了,自从父亲去世后,母亲就再也没在他面前哭过了。那段哭声是他心里永远的刺,因为他听出来了那哭声有孤独,有寂寞,有不舍,有难过。而最难过的是那是他和母亲最后的对话了,多么讽刺,以哭声作为结束。事后他才知道,对于母亲自己来说,她早就知道自己身体不行了,也正因此她想把房子让给他,而让自己住进养老院。母亲最后的告别是那封说了很多的遗嘱,里面写着房子很新,重新装修一下就行,并且希望妻子的父母能够好好对待自己的孩子,她这么一走,能称之为父母的就只剩他们这么一对了。他希望妻子能够多多提醒他,让他工作不要那么累,孩子出生后一定要让他多在家陪陪孩子,因为他从小缺少父亲,所以母亲更希望他能够当好这个父亲。在信的最后一段,母亲写道:亲爱的孩子,这一可能就这样了,希望来世我们还能当母子。

屋外,火车喇叭的长鸣又想起,像是男人在哀嚎一般。这哀嚎又幻化成卡车的样子从远方猛地冲过来,撞向他。

这些回忆的的确确是存在的,是他在发生车祸前真真正正想的事情。人们总是会幻想着如果,但想到时,总会让自己难受、沉浸。我们能做到的只有一边流着泪,一边期望着明天的生活会更新鲜。

当刺耳的电子声响将他拉回这现实当中时,他尝试着睁开双眼却发现异常艰难,身子像抽了筋一样,扭曲而难堪。一股未知的黑暗席卷全身,他只听见耳朵在嗡嗡嗡的想着。病床边的呼吸机禁锢着他,让他动弹不得。他突然觉得剧痛涌入自己的身体,好像是在正在分娩的孕妇,不断的糅合,撕扯。在挣扎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后,他再也听不见内心的声音,思想像是一条射线一样,没有终点的在放射,在蔓延。

突然有东西握住了他,他能感觉到。那双手是潮湿的,是热乎乎的。自然界称之为眼泪的东西从他的眼睛里流了出来,他全身微微颤抖起来,而在同时周围也传来了哭声。

  病房外的不远处,一个崭新的生命诞生了,或许在他身上会有着不同的痛苦和幸福,但从此刻开始他将会认认真真的生活,直到他死的那一天。

最新评论

在线客服

小黑屋|电商资讯|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 沪ICP备17006708号-3

GMT+8, 2020-11-30 13:10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