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父亲的临终遗物和遗言》

2019-7-25 10:1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99| 评论: 0

摘要: 《父亲的临终遗物和遗言》作者:孙英莉江平在省城一家公司跑业务,由于连续两个月业绩垫底,受到老板的批评,老板说如果下个月业绩再不上来,让他滚蛋。老板并不知道,江平要不是为了一口饭吃,哪里还愿意做连自己都 ...
《父亲的临终遗物和遗言》
作者:孙英莉
江平在省城一家公司跑业务,由于连续两个月业绩垫底,受到老板的批评,老板说如果下个月业绩再不上来,让他滚蛋。老板并不知道,江平要不是为了一口饭吃,哪里还愿意做连自己都瞧不上的销售工作。江平刚走出公司大门,接到姑妈来电,说父亲病危,让他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赶回老家。

江平已经整整3年没回家了。公司离家500多公里,江平直接开着公司的车往老家赶。在路上,他和父亲的往事不断浮现在脑海里。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是一名农民工,常年在建筑工地打工。由于父亲做事认真敬业,很多包工头都愿意请他。江平大学毕业后进入老家县城一国营单位,父亲很知足。但江平并不满足于一辈子生活在小县城,于是辞职去大城市,希望成就一翻大事业。江平刚到大城市就被一位所谓的导演看中,说他长得像青年时期的蒋介石,如果包装一下,可以去做特型演员。江平似乎看到了成名的曙光,于是找父亲要了5万块钱找公司帮他培训包装。但一直没有人找他演蒋介石,只能接一些群众演员的活。迫于生活压力,他开始找工作,但有些工作高不成低不就,于是2之内换了4份工作。父亲跟他说外面不好混,就回老家工作吧,但是江平并不甘心。后来觉得帮人打工是不会有出息的,想合伙创业,又向父亲要10万块钱。儿子说这次是向父亲借钱,并保证2年之内一定把钱还给他。父亲劝他务实点,希望他踏实地从底层做起。江平却说,他不会像父亲那样,满足于泥工这样卑微的职业。父亲当时很生气,但还是把自己辛苦挣来的10万块钱给了儿子,并丢下一句气话,也算是激励他的话,说没钱还不要回家,什么时候有钱还什么时候再回家。江平也拍胸脯说,没挣到钱绝不踏进家门一步。然而公司运营不到一年就破产了,还欠了一屁股债。这3年,他跟本没脸回家。

此时姑妈又打来电话,说父亲快不行了,问他还要多久能到,江平说还要1个小时。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他遇上交通管制,交警示意他绕道行驶。但如果绕道的话,要多行驶1个小时。江平急着赶回家,想从这里通行,虽然交警劝阻,他仍强行通行,争吵中,还动手打了交警。最后江平以涉嫌袭警,被交警带回支队,面临拘留3天的行政处罚。在支队,负责看管他是一位老协警。老协警了解到江平实情后很同情他的遭遇,于是和他聊了起来了。老协警聊到儿子时一脸的悲伤。原来他儿子一门心思想着升官,认为只有做了大官,才能光宗耀祖,才能受人爱戴。但老协警对儿子说,官不在大,只要肯为老百姓做实事做好事到哪都会受人爱戴。后来儿子从一个基层公务员爬上了副县长的职位,手握实权,提出要帮父亲转正,但老协警硬是拒绝了。他告诫儿子要不忘初心。儿子哪里听得进这些话,就在1年前,儿子负责县中学教学楼工程因偷工减料被一位建筑工人举报,那位举报工程偷工减料的建筑工人被建筑老板砍断一只手臂,老板被抓,儿子也因受贿被抓。最后,老协警为了让他们父子能见最后一面,决定擅自把江平放走。

在交警支队前后耽误了2个小时,当他回到家门时,父亲刚刚在前一刻撒手人寰。江平问姑妈父亲为什么会突然病危,姑妈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告诉他,父亲今天突然晕倒,被查出癌症晚期,医生说恐怕熬不过今晚。父亲其实早就知道你开公司肯定亏了,也希望你过年能回家团圆,但他碍于面子,不肯打电话给你。直到今天他才让我打电话叫你回家,希望能见你最后一面。江平看到父亲的遗体时发现少了一支胳膊,心里不免有些疑问。姑妈说,1年前,父亲去M县做工,当发现建筑商使用的钢筋严重不符合质量要求时,劝老板更换符合质量要求钢筋,老板嫌父亲多管闲事,把父亲开除了。父亲于是向M县举报,但工程仍在建。建筑老板威胁父亲,说如果他再举报就会有生命危险,但父亲想到的是学校师生的安全,于是向市里举报。建筑老板为了报复父亲,把父亲一只手砍断了。最后建筑老板和分管工程的副县长全部被抓。此时江平想起老协警提到的那个建筑工人原来就是自己的父亲。姑妈说县政府最后给父亲补偿了20万,还为父亲颁发了“英雄”荣誉称号。姑妈拿出一本存折交给江平,说是父亲留给江平的。江平打开存折一看,里面有20万存款。姑妈说父亲临走前还给他留下一句话,说没有他们这些泥工,哪里有大城市的高楼大厦!

江平办完父亲的丧事后,开车返回省城。途中,他去看望老协警。老协警因为擅自放走江平而面临有可能被开除的处分。江平向他们交警支队求情,说愿意接补上三天拘留期,不要处分老协警。老协警知道江平并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深感遗憾。老协警问江平,如果当时他绕道行驶能不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江平想了想,说能够。老协警不无感概地说了一句:人有时候越想走捷径反而离目标越走越远。江平打开父亲以一只手臂为代价换来的20万存折,他陷入了沉思:回到省城后自己的路该怎么走?
上一篇:《语音》下一篇:回溯之日

最新评论

在线客服

小黑屋|电商资讯|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 沪ICP备17006708号-3

GMT+8, 2020-11-30 12:52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