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剃头师傅》

2015-4-10 11:2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58| 评论: 0

摘要:   《剃头师傅》简介与总结  影片简介  一般人很难触及到老人们的世界,老剃头师傅去世了,他的儿子为大街的老人做最后一次剃头,随着其中一位街坊老人的去世,剃头师傅发现老人之间经常讨论到生死,他们重视自 ...


  《剃头师傅》简介与总结

  影片简介

  一般人很难触及到老人们的世界,老剃头师傅去世了,他的儿子为大街的老人做最后一次剃头,随着其中一位街坊老人的去世,剃头师傅发现老人之间经常讨论到生死,他们重视自己的遗照,怕他们死后,会被人忘记。剃头师傅决定在街坊剃完头后,拿起相机为老人留影,当剃头师傅越深入地挖掘老人们的情感世界,也就越陷入与去世父亲之间的情感漩涡中……

  经验总结

  剧本

  《剃》的剧本出过两个版本,一个是早前网上公布的,另一个是实际拍摄的,两版感觉大相径庭,第一版的结构挺像《立足》的,含有一点批判的充分,想表达的东西太多,也比较乱;另一版是现在看到的成片,我觉得这个剧本可以比喻成2/3的时间都在描写一个平静的湖面,剩下的时间让湖面有点点涟漪,如果能做到这一点, 它就成功了,这样设定更符合“老人”和“头发”这两个契合点。

  场地与演员

  场地是道具组的瑶哥帮我找的,当时他给我看的几张很棒的现场照片,让我对《剃》的基调有了几分信心。非常感谢跟组制片王珊珊,她基本上顶替了我的团队制片的所有工作,当时我跟制片去看演员,很有趣,找到两个退休干部,说是快七十岁了,但看到真人觉得两人才四五十岁,我觉得那个看上去50岁的演员挺适合演《剃》的主演的,完全是瞬间的感觉,我赶紧跟他聊剧本,最终敲定让他主演。结果回到基地,我将照片给摄影师看,我的团队表示对这位没有演出经验退休干部都没有底,让我颇为低落。最终,主演完美的完成了任务,他确实存在着老一辈的真诚和细腻的情感,我觉得这不是演员能演出来的,是他的气质散发出来的。

  分镜头

  《剃》的故事相对来说比较写实,整体基调比较慢,所以我设定的镜头数并不多,镜头尽量长一点,让节奏慢下来,让情感平静下来。分镜是在看了场景之后两天内画完的,当时画与不画完全在一念之间,摄影问我如果我不画分镜,那他就会动手画一些“公仔”,我担心看不懂他画的,所以就自己画了。我觉得这份工作是值得的,画了分镜真的对团队帮助极大,在现场根本没时间考虑镜头怎么安排,能把预设的镜头拍好,就已经很不错了。分镜是个很好的保障,而且它实实在在地帮团队省了时间、精力和费用。前期的计划越详细越好,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我觉得在拍摄现场,导演70%的时间都不是在导戏,而是在做大大小小的纠结决定。

  执行

  第一天的拍摄内容我安排了三场戏,拍摄进展不顺利,当时夸下海口说下午六点钟就能收工,结果拍到晚上十点才结束。第一场拍的是主角找到父亲收藏的头发,由于场地是在二楼阁楼,灯光搭架子用了大概两个小时,但最终出来的效果也是值得这份等待的,到了拍第三场(即第一位老人剃头)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了,这就导致帮这位老人剃头变成了夜戏,我一直在纠结这个夜晚剃头的氛围,而助理小北说了句“深夜做头”的感觉,让我纠结了两天,最终导致了我决定第三天补拍这段画面。而到了后期,发现Alexa的表现确实让人惊喜,效果比我在监视器上看到的好很多,最终这段戏的付出并没有白费。

  第二天的拍摄基本上控制在计划之中。上午拍空镜,我让灯光、场工、道具组都呆在酒店休息,带着我的团队和三名摄助轻装上阵,摄影师提前将整个西大街的取景角度做了规划,我们就从街头扫到街尾,上海的老百姓非常的友好,基本上我叫住几位老人家帮忙站站位、客串一下,他们都很有耐心地配合,老百姓的素质相当高。我觉得空镜对于《剃》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些街头巷尾的环境和人物,能很好表现我所设想“平静的湖面”基调,烘托出一种宁静的氛围。

  第三天拍完院子那场戏,本来可以杀青了,由于我的纠结,决定对那个“深夜做头”的戏做个了断,选择了一个外景来补拍这场戏,而且还很幸运的请到了一个制作传统爆米花的爷爷来客串,当时下着断断续续的毛毛雨,来往的人群和车辆纷纷扰扰,爆米花的爷爷刚生完火就下了一阵大雨,我拿着把雨伞为他遮雨,场务老师见我淋着雨跑过来说让他来撑伞让我去避雨,我坚持为老爷爷撑伞,因为我觉得这个伞必须由我来撑,然后场务老师就冒雨跑去给我买雨衣,当时我心里非常感动,虽然仅仅相处四五天,但剧组同事和七八十岁的老人家能为我这种刚出道的小导演付出这么多心力,真的要对他们致以敬意。当时刚到基地的时候,邱老师跟我说,跟剧组要合作愉快,那三天的拍摄,我也让自己的团队努力做到这一点,合作愉快真的很重要。这场补拍异常艰难,没拍几个镜头就下一阵小雨,所有人都在雨中等待,好几次我都想“算了,杀青了吧”,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将这个拍摄完整地画上了句号。遗憾的是这轮补拍并没有在成片中使用,声音、氛围等效果都比不上第一天那场“深夜做头”,只能在此用匆匆几句寥以怀念。

  最后

  九分钟我参加过两次,第一次的身份是美术指导,当时为我积累了一次宝贵的失败经验,是一笔财富。《剃》有很多遗憾,这些遗憾也将是一笔财富。我觉得九分钟对年轻导演的宽容度是比较高的,像我的入围作品《立足》,有相当多的硬伤,它甚至是一个半成品,但九分钟组委会依然将珍贵的机会给了我,真的非常感谢。
上一篇:《一箱黄金》下一篇:《保护费》

最新评论

在线客服

小黑屋|电商资讯|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 沪ICP备17006708号-3

GMT+8, 2022-11-27 17:23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