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陆川需要的剧本:直投剧本《寻找》 作者:林溪溪

2012-8-30 15:19| 发布者: 林溪溪2012| 查看: 1555| 评论: 0

摘要: 器械厂老总方明东破产准备跳楼,得过他帮助的盒饭老板刘芸一心想将其救下。可是刘芸发现这个稳重善良的男人却没一个人肯救,无论是他的发妻,儿子,手足还是情人,就在刘芸一筹莫展时有一个人闯入她的心中,这次,她 ...

《寻找》九分钟电影剧本

人物:

方明东 四十五岁,江东器械厂总经理

刘芸   二十三岁,快快运盒饭老板兼店员

第一个场景:周一上午800,天广大厦顶楼

方明东蓬头垢面,一脸绝望地坐在楼层边沿,一条腿挂在外面,一条腿弯在里面。

路过的车辆,上班的人们迅速从各个方向汇拢,谁都搁下自己十万火急的公事,私事,像约好了一样一齐仰头看向方明东,几秒种时间,有一种让这个深秋更凄婉的结论呼出:这人要自杀!

“天啊,看那西装领带的,也不像没钱人,咋就想不开?”

33层哦,跳下来恐怕脑袋要开花吧?”

“别说那么吓人,这不还没跳嘛。”

“农民工吧,这年头农民工要钱很难,经常出这招。”

……

人群里,男女老少,七嘴八舌讨论得热火朝天,有人打电话报警,有人打电话给朋友,心善的人受不了这场面早已冲上面喊开:

“我说你别想不开,好死不如赖活啊”

“你总有老婆孩子吧,你死了他们怎么办?”

“快下来吧,好好上班,这世界没欠你的”

大家正在心挂着,就见天广大厦头头脑脑带一队保安怒冲冲上去了,太高也听不清说什么,就见方明东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他站起来身体前倾,楼下这些看客吓得闭上眼,再睁开见方明东又按之前那样坐在那里,天广大厦一帮人悻悻离开。

第二个场景:周一上午830,天广大厦对面的菜市场

刘芸拎着两大袋精挑细选的蔬菜,瓜果,肉,虽然是深秋,累得够呛的刘芸还是一脸汗。她顾不上擦汗去买一次性饭盒。

摊主上前招呼:刘芸哪,新到一品种,价钱低,厚度还大,你多拿些,我给你最低价。

刘芸笑:算了,还是之前那种吧,吃我的饭我要保证安全,不能图小便宜吃大亏。

摊主也笑:少有啊,有几个老板像你这般的,挣点钱还不够开销的。

第三个场景:周一上午850,天广大厦外围

天广大厦门口停了2辆警车,1辆消防车,门前也围起警戒线,有消防兵正在铺气垫。四周围拢的人越来越多,车阵也是越来越乱,喇叭声,咒骂声此起彼伏,交警忙着疏通路面。

特写镜头:

刘芸拎着三个大方便袋在人群里艰难地前行:让一下,让一下,谢谢,谢谢!待她一脸汗水地挤到人群最前方时,呆了:天广大厦门口怎么停了警车?好像不让人进了。

有个小伙子问刘芸:“你是这大楼的?”他手里还拿着手机嚓嚓地拍。

刘芸一面说是的,一面顺着他拍照的方向朝上看,然后扔下手里的东西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人们又迅速围拢刘芸:“你认识他?”、“赶快救人啊”、“你是他女儿吧,你吓唬他,说你跳我也跳。”

一个年纪大的警察走过来,扶起刘芸,一脸严肃:“那人你认识?”

刘芸全身颤抖,频频点头。

警察进一步问:“他是你什么人?”

刘芸止住泪,看看上面,又看看警察,吱吱唔唔半天:他,他,他是我,爸。最后那个“爸”字轻得都听不清,人群中有人轻声说:怕是三儿吧,不好意思明说。马上又有人反驳:瞎说,你见过这么痴情的小三吗?

警察沉思一会,问:“你能劝住他吗?他情绪很激动,不让人靠近。”

刘芸挺直腰杆:“我能!”

第四个场景:周一上午905,天广大厦顶楼

刘芸慢慢往前挪步,待看清方明东的眼睛时,她又哭起来,像个孩子一样坐在地上又踢腿又拍地:“呜,呜呜我就知道是你,真是你啊,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啊,啊,方总,没钱又死不了。”

方明东无神的眼睛里有了一丝丝专注:“下去!”

刘芸擦一把鼻涕眼泪,高仰着头逼视对方:“你说的,你说过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你还说,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公司本来就不好管理的,等刘总抓到你就能翻身啊!”刘芸还想继续说,方明东猛地站起,勾着腰,一脸怒火:“那你告诉我!那要到何年?何月?哪一天?是不是要逼得我拿枪嘣了我自己?!”

刘芸从没见方明东发这么大火,吓得不敢吱声了。方明东站直身子,俯视着楼下,声音都哑了:“看到了吧,这么多人等着,我不能让他们失望。不都逼我死吗?我成全,什么警察局,什么银行,跟着我见鬼去吧。”眼看方明东就要向万丈深渊迈出那一步,刘芸突然大喊:方强!方强!方强!

这两个字像魔咒一般让万念俱灰的方明东整个身子朝后缩回,用力过猛摔倒在楼沿边,楼下先是一片哗然,接着又是一片,整个事件发展得像吸引人的故事片,不知道结尾又险象环生,他们就盼着那个特别的小姑娘能劝下这个要死要活的人。

刘芸想过去扶方明东,方明东已经原地坐起,泪水一串串往下滚,“方强”这个名字像把利箭插入他心里最软处。他抬眼看刘芸,说:“丫头啊,我并不怕死,死是什么?是万分之一秒的痛吧?可是,可是,牵挂呢,牵挂像刀,剐得人生死不得啊。”

刘芸赶紧接话:“是啊,是啊,你死了,什么也没和方强说,你让方强这一辈子怎么过?”

方明东从怀里掏出手机扔给刘芸:“丫头,帮我办最后一件事,打个电话给方强,我想见他。”

刘芸赶紧在电话薄里按名搜索,找到方强,万分惊喜地拨过去:“喂,喂,方强吗?快来天广大厦,快,你爸他,他想不开,想跳楼,你,喂,喂,怎么断了。”怕方明东失望,她向方明东解释:“信号不好,我再打一次。”

方明东苦笑:“别编了,丫头,他根本就没接电话,我儿子,我了解,唉!是我一次又一次伤了他的心。”

刘芸怕方明东又想着死,决定不给他留空档思考,说:“换一个,换一个,打给其他人,你最在意的亲人。”特写镜头:

方明东手机电话薄里除了方强,全是朱老板、左先生、王总、刘小姐、马董、叶工和几个数字等,刘芸很是疑惑,心里想:怎么里面都没有老婆,家人,爸,妈,兄弟电话呢。

方明东在一旁再度苦笑:“丫头啊,我也是快死的人了,我让你见识一下人性,放大的人性,他们的电话在我心里,但我活在他们心外面,你信吗?”

刘芸猛烈摇头:“我这个外人你都对我这么好,你的亲人你肯定不会亏待,他们又怎么会不要你呢?”

方明东说:“那你拨2

刘芸按了一下“2”,屏幕上显示:小甜心。刘芸知道这肯定是方明东的情人左莲。

第五个场景:周一上午1020,柳州别墅里

左莲一面往嘴上抹口红,一面指挥搬家工往外挪家电,漂亮的二层小洋楼里乱七八糟。电话响时,左莲把话筒夹在颈边很不耐烦:“烦着呢,这不正往你那搬吗?催什么催?”

刘芸一听就知道对方不是冲方明乐说的,她也冷冷地命令:“左莲,方总想见你!”

左莲长长地哦了一声,接着就甩开嗓子痛骂:“你又是哪路妖精?方明东不是想死吗?散伙饭我都陪他吃了他还想怎样?那个死男人现在一文不值你还有什么企图?”

刘芸听了很生气:“方总都不想活了,你也不管,想方总一直待你那么好!”

左莲笑得天花乱坠:“他是我什么人?我爹?我妈?我儿子?一没给我名份二没给我留遗产,我凭什么就得管他死活,你——”

刘芸早已听不下去挂断电话,人心难测啊。

方明东又说:“你再拨5

电话接通,是个男的,声音很像方明东:“哪位?”

刘芸急急地回答:“我是方总,朋友,他想见你!”

对方很冷淡:“破产了就想起兄弟,平时干吗去了?”

刘芸觉得有希望:“你能来一趟吗?天广大厦,我怕他,想不开。”

对方还是冷冷地:“姑娘,你开玩笑吧,我在老家汇阳,去一趟天广市,又是水路,又是高速地,家里还有鸡鸭要管,走不开的。”

“那,那他要跳楼你也不管吗?”

“唉!太远,管不着,人生到头都是一死,只是早和晚的问题,姑娘也别瞎操心了……我爹妈躺在床上不愿闭眼等他来见那会,他又去哪快活了?”

这次是对方先挂电话,刘芸失望地看向方明东。

方明东面无表情:“你再按1

刘芸振振精神,对方很快接通电话,是个中年女人,这应该是方明东妻子余兰兰了。

余兰兰说话没什么情绪,公事公办地态度:“请问有什么事?”

刘芸这次改了说辞:“方总站在顶楼要自杀,谁劝都不听!”

对方沉默了几秒种,果断地给出答案:“找警察!”

电话又断了!

方明东也是一脸心灰意冷,这种局面他有准备,却还是伤着了。

警察已经衬方明东沉思那会慢慢靠过去,眼看着就几步之遥了,方明东一个警觉又站到楼沿牙上,楼下刚安稳的心又被嘭地扯老高,再度哗然。

警察只好退到刘芸身后,拍拍刘芸的肩膀,意在让她再接再厉。

刘芸坐在那脑子里飞速地寻找和方明东关系很明确的人,她想,那些生意伙伴肯定是靠不住的,即然老婆孩子亲人情人统统靠不住,还有谁能留住这个一心求死的人呢,他可是自己的大恩人。

突然,刘芸开心地笑了,她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冲方明东大喊:溪月,溪月,你的溪月,你的初恋,你这一辈子最最深爱又最最对不起的女人,就算要死,你也应该对她说声对不起吧。

方明东一屁股坐地上,好像出远门的突然想起家里烧着开水,多年不生孩子的夫妇突然想起曾经把第一个孩子送给了人,穷困潦倒的人突然在床底下找到一包钱,饿得奄奄一息的人突然掉进馒头堆。总之是喜极而泣,所有的陈年往事,爱恨情愁像陈封的烈酒,一打开盖,挠心的香味挡也挡不住。

刘芸自嘲地笑笑:“我平时没啥爱好,就好点八卦,你别介意啊,是刘总那次订盒饭时和我说的。”

方明东一言不发,默默流泪,伤心地忘了他坐在这里最初的用意,他颤声地说出一个手机号,连说两次,怕刘芸拨错号。

刘芸很快拨过去,对方却迟迟不接电话。她问:“方总,这么多年了,早改了吧?

方明东很坚定:“她不会改这个号,她一直用这个,是我给她选的号,里面有我俩的生日。”

刘芸只好再拨,还是没人接,她只好说:“估计没听到。”

方明东不再说话,刘芸只好一次又一次地拨,拨到第七遍的时候方明东说停。

方明东说:“我们相亲相爱了整整七年,就到这止吧,这是天意,谢谢你,丫头!”

第六个场景:周一上午1100 天广市一出租车内

溪月挽着发,淡妆,一件黑色雪纺裙,身边放着一盒蛋糕。

司机笑:“今天谁过生日?这么高兴?”

溪月也微笑:“我老公,今天是他五十岁生日呢,早和儿子在凤仙大酒楼订了包间,麻烦司傅快些。”

司机说好的,一面顺手扭开收音机,一阵杂音过后是女播音员好听的普通话:据说要跳楼的是前几年公益做得很火的江东器械厂总经理方明东,今年年初江东器械厂就已宣布破产,原因是副总刘号将公司账目全部移转个人名下,现又逃到国外,方明东早年因为情人左莲的事和妻子余兰兰不再有任何关联,这次明知道他要寻死,却也只有一个盒饭老板在旁劝说。

溪月听得脸色惨白,即而浑身冒冷汗,她一把抓住司机的右肩:“掉头,掉头,去,去天广大厦!”

出租车飞速向市区方向驶去,途中溪月的手机一直在响,司机示意她接听,她拼命摇头,摇得一脸泪花,好看的淡妆被泪水泡得黑一块,白一块。

第七个场景:周一下午1300 天广大厦顶楼

刘芸失败了,除了她没有一个人愿意留下这个方明东,他可是自己的大恩人啊,她的脑中不断闪现方明东帮助自己的场景。初来此地钱财被偷,在她哭得天晕地暗时,是方明东向她伸出援助之手,他帮她找店铺,他出钱给她开店,因为她做的饭难吃生意不好,方明东公司的盒饭才在她这里定了全年。

方明东整整衣服,扣好纽扣,闭上眼,不顾身后刘芸的哀求,准备往下跃出,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有个女人不管不地扑过来一把抱住他,声音却是温柔地怜心:要跳一起跳吧。她就是溪月,赶在死神来临之前救回了最爱的人,也是最恨的人。

第八个场景:周一下午1350 方明东家里

溪月下厨为方明东做了一碗面,伴料是洋葱炒鸡蛋。

方明东苦涩地笑:“像回到了那会和你一起租的出租屋,你每次都被洋葱呛得流眼泪,让你别做,你说这是我最爱吃的。”

溪月神情舒缓很多:“那又怎么样?利字当头,你还不扔了爱情捡了余兰兰这把金钥匙。”

方明东摇头:“结婚后我们天天吵,我才明白没有爱情的婚姻像天天吞鱼刺,太痛苦!”

“所以你又找了左莲?”

“嗯,我不爱她,她也不爱我,我们之间只有性和钱,没有责任和牵挂,但对你,不一样。”

溪月还想说什么,手机又响起,她看了一眼,匆匆抱起皮包和蛋糕,说:“我得走了,我老公生日,都等我好久了。”

方明东心里酸酸的:“你现在很幸福!”

溪月笑:“拜你所赐!”

走到门口溪月转过身:“知道吗?我现在切洋葱已经不流泪了。”

方明东很是好奇:“为什么?”

溪月宛然一笑:“跟你的那七年,泪流光了!”

漆黑的屋子里,只剩下方明东,还有眼前一碗没动的洋葱鸡蛋面,他就那样哭啊,哭啊,想把欠溪月的泪都还回云。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最新评论

在线客服

小黑屋|电商资讯|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 沪ICP备17006708号-3

GMT+8, 2020-7-13 22:45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