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绝命书》

2019-7-29 13: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24| 评论: 0

摘要: 《绝命书》作者:魏巍/李若溪场1.日/晴/外/林道△两个黑衣人提着鬼头刀狼狈地在林道奔跑,白衣少年柳长泽追在他们身后。黑衣人跑至河边已无路,两个黑衣人咬牙切齿,回头怒望柳长泽,挥刀便砍向柳长泽。柳长泽与他们 ...
《绝命书》
作者:魏巍/李若溪

场1.日/晴/外/林道

△两个黑衣人提着鬼头刀狼狈地在林道奔跑,白衣少年柳长泽追在他们身后。黑衣人跑至河边已无路,两个黑衣人咬牙切齿,回头怒望柳长泽,挥刀便砍向柳长泽。柳长泽与他们打斗起来,两人不敌柳长泽,最终被柳长泽一剑穿心。柳长泽从怀中掏出一纸,转身离去,纸飘落在尸体上。出片头字:绝命书。

场2.日/晴/外/林道

△不多时,两个砍柴的樵夫路过,看见尸体,其中一个上前,颤颤巍巍拿起尸上纸张,纸上书“杀人夫君,奸人妻女,是为恶人第九十五号、第九十六号”,柳长泽!

樵夫甲:那边好像躺着两个人!

樵夫乙:走,去看看。

樵夫甲:是~、是两具死尸。绝命书“杀人夫君,奸人妻女,是为恶人第九十五号、第九十六号”,柳长泽!

樵夫乙:柳长泽?

樵夫甲:听说,柳长泽是玄真派弟子,年纪轻轻就凭一手剑法名震江湖,他立誓在杀满一百恶人后归隐,且每杀一恶人后,都会留下绝命书,陈述该恶人罪状。

樵夫乙:真是位热血侠士啊!

场3.日/晴/外/林间

△柳长泽卧靠树上休息,忽闻木凳倒地之声,定神一看,只见不远处一树干下吊着一名挣扎妇人,柳长泽忙飞身而起,用剑割断麻绳,救下妇人。

柳长泽:娘子为何想不开,寻此短见?

△妇人哭啼,不语。

柳长泽:娘子莫非有不平之事?在下愿为你做主!

妇人(吴家娘子):我这冤屈连官府都不能为我做主,你又能有什么办法。

柳长泽:在下柳长泽,此生之愿就是荡尽世间不平之事,你尽管道来。

妇人(吴家娘子):我是铜林镇西头的吴家娘子。前日,丈夫重病,我便带他去找铜林妙手钟大夫看病,不料这一剂汤药下去,我丈夫就没了气息……

柳长泽:铜林妙手?可是那铜林妙手钟世安?

妇人(吴家娘子):少侠认得?

柳长泽:当年是有些故旧(闪回场4)。

场4.日/阴雨/外/草泽亭

△柳长泽搀扶师父玄真子来到草泽亭,玄真子身中毒镖。亭中医者钟世安正给农夫抓药,农夫离去。

柳长泽:钟大夫,求求您快救救我师父吧!

△钟世安抬眼一看,叹气,挥手,示意离去。

柳长泽:钟大夫,钟大夫,求求您了!

钟世安:唉!不是我不愿救人,你师父现已毒气攻心,钟某实在无能为力!

柳长泽:天下大夫爱惜声誉,唯有钟大夫您不惜名利,且医术高明,还请您救救我师父啊!

钟世安:在下乃是一介草泽医生,只行医乡间百姓,不敢涉足江湖恩怨。少侠还是另请高明吧!

玄真子:徒儿不要再为难钟大夫了,一切自有命数!

△钟世安背起药箱起身离去,天降大雨,玄真子毒发身亡,柳长泽仰天大哭。

柳长泽:师父,师父~~

场5.日/晴/外/林间

△柳长泽眉头紧锁回忆过去,缓过神来(切回连接第三场尾)。

柳长泽:唉!不提也罢!

吴家娘子:今日我去找钟大夫理论,问他的药是否出了问题,他夺走药方拒不承认,还将我毒打(妇人颤抖着拉开袖子,露出胳膊,胳膊上有一道道青紫伤痕),奴家本想去报官,可又没了药方凭证,……我一弱女子,也只能随丈夫去了……

柳长泽:娘子且宽心,我定帮你报了这杀夫之仇,你先回家去吧!

场6.日/晴/外/草泽亭外

△钟世安背着药箱,手持拐棍,即将行至草泽亭时,柳长泽忽从一棵大树上飞下,抽出佩剑拦住了钟世安去路。

柳长泽:钟世安。

钟世安:在下与少侠本无仇怨,少侠这是作甚?

柳长泽:自然是来取你这庸医狗命!

△柳长泽的剑直刺钟世安面门,钟世安躲过一剑,持拐棍与柳长泽打斗起来。二十余招后钟世安不敌,被柳长泽持剑架于颈脖之上。

钟世安:少侠说我是庸医,总不能无凭无据血口喷人吧!

柳长泽:前日镇西头的吴家娘子是否携丈夫找你看过病?

△钟世安略有所思,此时两名农夫前来找钟大夫看病,柳长泽警觉有人声。

钟世安:确有此事……

△钟世安后话还未出口,柳长泽的剑便划过他脖颈,钟世安倒地而亡。柳长泽从怀中拿出准备好的绝命书,丢在尸体旁,正要离去,被农夫看见。

农夫甲:钟大夫的汤药必能治好你娘的病。

农夫乙:杀人啦!杀人啦!

农夫甲:你为何要杀钟大夫?

柳长泽:这庸医开错药害死了人,是为恶人,还不肯认错,我便前来结果了他。

农夫甲:这怎么可能?钟大夫不仅医术高明,行医还不索酬劳,又怎会害人性命?

柳长泽:此前,我在镇外救下想要自尽的吴家娘子,她丈夫就是被这庸医所害!

农夫乙:(略有所思)吴家~?可是镇西头的吴家?

△柳长泽点了点头。

农夫乙:那吴家原本也是开医馆的,自从钟大夫来此行医后,不少乡民便来此就诊,吴家门庭被冷落了不少。

农夫甲: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啊!少侠还是查清楚为好!

场7.日/晴/外/树林山道

△吴家娘子提着包裹冲冲急行于山道,不时回头张望,柳长泽悄悄尾随其后,吴家娘子行至山道路口,鬼鬼祟祟向四周查探,见四下无人,击掌三声,此时从丛林中钻出一人(吴家官人),吴家娘子打开带来的包裹,吴家官人从里面的食盒里拿起馒头咬了一口。

吴家娘子:柳长泽已杀了钟世安,你这几日可藏好了,等他离开了镇子你方能出来!

吴家官人:我这苦肉计果真有效!看以后谁还抢我们的生意!哈哈~

吴家娘子:你这苦肉计倒好,差点舍了我的性命!

吴家官人:唉~,我哪舍得了娘子,快~快让我亲亲,近些天我都想死你了~~~

△柳长泽突然从角落中闪身飞出,二话不说,提剑劈向吴家夫妇二人。吴家娘子惊叫一声,躲到一旁。吴家官人赤手空拳,打不过柳长泽,只得连连退避,十余招后被打倒在地。

吴家官人:少侠有话好说!我借了你的刀,辱莫了你的侠名!若少侠能饶我性命,我愿奉上千两家产,并带内人离开、永不回来,就~就当我死了!这样谁也不知道你误杀了钟世安,怎样?

柳长泽:此事我自有计较!先结果了你二人再说!

△柳长泽一剑划过吴家官人喉颈,吴家官人倒下没了生息。

吴家娘子:夫君~

△柳长泽持剑逼近妇人,妇人害怕求饶。

柳长泽:我向来不杀妇孺,今天却要为你、脏了我的剑!

吴家娘子:大侠、大侠饶命啊,都是我夫君出的主意,也是他逼我的,我若不从他便毒打于我,我身上的伤总不能作假呀!大侠你饶了我吧、大侠!

△柳长泽略有所思,转身收剑于剑鞘,欲离去。妇人见状,拔出发间的簪子,从背后插向柳长泽后颈。柳长泽看见地上的影子,微一动身,剑鞘刺中了妇人的胸膛。妇人手中簪子落地,剑鞘裂开两半,只见剑尖透过剑鞘刺入妇人胸膛,柳长泽抽剑离去,妇人倒地,绝命书飘落,绝命书“心思歹毒,借刀杀人,是为恶人第九十八号、第九十九号”,柳长泽!

场8.日/晴/外/柳树林

△柳长泽持剑行于柳树林间,一缕阳光、一阵微风、空中柳絮飞舞,柳长泽从怀中拿出最后一张绝命书抛向空中,引剑自刎,绝命书在空中飘下,自刎之剑将飘下的绝命书钉于一柳树上,柳长泽仰面倒在柳树前,剑刃上血滴下,阳光透过柳絮照射在柳长泽脸上(微笑),镜头缓推至绝命书“意气用事,滥杀无辜,是为恶人第一百号”,柳长泽!
上一篇:《李先生》

最新评论

在线客服

小黑屋|电商资讯|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 沪ICP备17006708号-3

GMT+8, 2024-5-21 14:34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