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拉一把 (又名“天堂守门员”)》

2019-7-26 10:1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79| 评论: 0

摘要: 《拉一把 (又名“天堂守门员”)》作者:叶振坤内容提要:本故事由真人真事改编。一个因为家人车祸丧生而走上街头义务执勤的孤寡老人,一位一毕业就失业的无业碰瓷大学生,一位越狱成功匆忙出逃的黑社会大哥,一位 ...
《拉一把 (又名“天堂守门员”)》
作者:叶振坤
内容提要:本故事由真人真事改编。一个因为家人车祸丧生而走上街头义务执勤的孤寡老人,一位一毕业就失业的无业碰瓷大学生,一位越狱成功匆忙出逃的黑社会大哥,一位追捕越狱犯的便衣女警花,他们之间会交织出怎样的故事,敬请期待本篇。

定位:悬疑、黑色喜剧、成长、魔幻、爱情

夜 内

昏黄的灯光照着墙上黑白的遗像,一旁的时钟在不紧不慢地走着,一位老人斜靠在屋角垂头丧气,一位警花模样的姑娘走出来递了杯水给老人,商劝道,“张叔,别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发生车祸的时候潘子不是也为了救人嘛,要说都怪那小孩子闯了红灯,可是谁又能料到大货车竟也没能够刹住车呢。您呐,喝口热水缓缓,潘子已经被追认成见义勇为的烈士了,也算为家里积了福报,就别再想着那些让人伤心的事啦,好好睡一觉,以后自己一个人生活要更坚强,我会经常和警队的同志过来看您的。”语毕老人缓缓地点了点头,警花这才放心地反身关上防盗门转身离开。

日 外 人行道旁

车流人流熙熙攘攘,一位瘦削的花白头发老人穿着一身古旧的警察制服,瘪嘴里叼着一枚哨子,一双白手套挥动着在拦阻闯红灯的路人。老人穿着打扮怪异,荧光马甲外还斜挎着一个棕绿色的军用水壶,又背了个破旧的“为人民服务”的帆布包在胸前交叉成十字,帽子宽大且有些不合身,花白的胡子和头发连在一起,远看有点像过路的叫花子,路人一到这里就被他吸引住了,往往会放慢或者停下脚步来看个究竟。而更多人似乎都默认了他的阻拦在静静等待,个别着急过马路闯红灯的路人也会被他呵斥住,看他个头不大却又及其认真地用老花镜盯着你,让陌生人疑惑是不是遇上神经病的瞬间也会乖乖退回去。

一位少年匆匆路过就被这位大爷叫住,随即乖乖地退回原位。

夕阳西沉 入夜 外 烧烤摊前

少年一边埋头吃饭一边扭头与正在炒饭的摊主交谈,“我说你就别跟在这继承家族产业了,一辈子就跟你妈一样在这里炒饭挣个一块两块的有出息吗?你得尝试下新生活,来跟着我和豹哥干,不出半年保你小摊升级。”

“人各有志嘛。”新摊主是少年的同学,他也不多搭话,笑盈盈地看着角落里慈祥的老母亲,为少年端上一碗热汤,汤的热气徐徐升起,咕咕一碗下肚瞬间又温暖了人心。

夜 新修的城郊马路边

少年与一男子手举着“指路”的纸牌子,不时在窃窃私语,我说豹哥咱们在这里能等到羊羔么?你就放心吧,这里是入城的必经之路,周围还有几个新修的景区,多的是新司机和小货车主,待会儿啊咱们退可带路、近可杀猪,你就跟着学吧。

不一会儿,一辆小货车跟着在岔路口绕来绕去,豹哥瞅准机会举起牌子迎着减速的小货车撞了过去。得嘞,碰瓷成功。小货车主找不到路本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现在一减速问路没想到还出了车祸,这让他一下子慌了手脚,少年赶紧上去打圆场。只见货车玻璃窗前一男子坐地呻吟不止,少年与车主在挥臂争论着什么,最终车主拿出一沓钱,少年又给指了路这才挪开道让货车过去。

我说豹哥,你就不怕行车记录仪和摄像头吗?少年问。

豹哥不懈地朝地面吐了口痰,道:你看那破旧的小货车像有行车记录仪的么?再说了,现在是晚上,国产记录仪夜视功能普遍不好,有多少人舍得买贵的用?

豹哥拍拍裤子上的灰,又揉了揉圆鼓鼓的肚子,说话间又看到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在路口绕圈圈。豹哥眯了眯眼,目不斜视地盯着那辆车,哟,豪车女司机。肥羊啊,咱们这回得智取。于是顺手拿起路边早已准备好的一个麻布袋子,伸手进去掏出一只土狗来,竟然是活物?少年看得是一脸茫然。

你,上后边去举牌子转移注意力,我在前边趁她不注意把这只流浪狗往车轮里一丢,明白地干活?少年会意,不禁啧啧对豹哥竖大拇指。

玛莎拉蒂停下了,看着路边压死的一大只狗狗,女车主二话不说,又是一顿安慰又是果断地掏包包,临了才和指路少年他们依依不舍地告别。

豹哥对少年狡黠地一笑,仿佛两人又默契地在一起做了件善事。

豹哥抱着流浪狗喃喃道,你呀也别怪我,与其让你被捉进屠宰场还不如做点对人民有意义的事,对不?这样你就能成为一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狗,一只有益于人民的狗。早死早超生,没有痛苦咯。哎呀,今晚的下酒菜也有了,阿弥陀佛。说着起身把狗尸装进口袋。

夜深 监狱大墙外

一男子匆匆从墙角爬出就被两只手拉起,“大哥、大哥”几人简单几句后便点头哈腰地溜过院墙一起钻进了一辆面包车。

夜深 新修的城郊马路边

车流稀少,豹哥和少年正准备结束今晚的“战斗”,眼见着一辆灰不溜秋的小面包又朝他们驶来,豹哥心痒痒又想故技重施,不想小面包车速飞快径直地将他撞飞出去。车门打开,下来几个人把瘫软的豹哥抬上了车。少年被吓坏了,匆忙躲进了路旁的草丛,几个人扫视一番便回车上复命。少年趴在草丛里只看见黑暗的车厢中打火机点烟照亮了一张脸,而那双眼正阴沉无比地盯着他。

面包车开走了,一切好似没有发生过一样。少年脑袋嗡响,早已泪流满面。

白 中午 内

“豹哥!”少年从床上惊起,愣了一会儿后准备出门去找炒饭那位同学。

白 中午 外 人行道

少年垂头失魂地走着,又被义务执勤员好人“老张”一把拉住,他赶紧停下来揉了揉眼,抬头却看到人行道对面横向车道里正是昨夜面包车里那张熟悉的脸,一样地在吸着烟,而对方似乎也发现了他,两人对视良久。

“喂,小同志,红灯要遵守交通规则,不能过去!你不要命啦!快回来!”老张扯着嗓子过来拦他,

红绿灯切换,马路侧面驶出一辆急加速的小面包,少年似乎奋力要去追它,老张头一把上前抱过去,世界一片雪白……

“张叔,张叔!你醒醒……”一个熟悉的女声在耳畔响起,在哪里听到过呢?少年想不起来。

白 盛夏 外 教学楼前

毕业季,阳光从夏日的树荫中散出透亮的光斑,闪耀着活力的光芒。

教学楼前后排同学正在照相,“1、2、3……茄子”前面3个同学比完动作后女同学咧嘴一笑问身旁两位男生,毕业了准备去哪里呀?一男生表示不精彩的人生不值得过,好男儿志在四方,另一个则支支吾吾地问女生,“那小夏你准备报考哪里呀?”,“对呀,对呀,准备考哪里呀?”两人嘻嘻。

“那还用说,我从小都立志考警校,当然报考公安大学了”

“那我就填离你最近的学校,这样就能每天见到你。”

“那好呀。”转头是女生一脸欢喜地微笑。

白 内 天堂门口

一间被白色包裹起来的屋子里,四周白茫茫一片,墙上有道门写着“天堂”二字,少年刚想抬腿往那儿走就被后面一把拉过来,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的“好人”老张头。

“小伙子,怎么这么想不开,着急上天堂啊?”少年一脸吃惊。

“二十年前我有位家人因车祸去世,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在想,当时只要有人提醒他一句,可能他就不会死。于是我便上街义务指挥交通,提醒路人注意安全,直到现在。”

“我……”少年皱起眉头刚要辩解,老人又说,“生命是短暂的,有人说要么在寂寞中死去,要么于烟火中冥灭。其实每个人都在找寻平凡生活中的英雄梦想,幻想人生有那一个闪光时刻,却很少有人能好好地谈论日复一日生活的责任。没有人教会我们过一种普通的生活也是很重要的事,你们刚毕业的年轻人也是如此,经常迷茫。哪怕生活再无趣,活在世界上也要寻找存在的价值,就比如我选择在这里,我就会一直在这里。说罢一声哨响,“天堂守门员”老张掏出一张红牌,朝少年一挥手,世界重回一片寂静与黑暗。

白 外 人行道旁

车流熙熙攘攘,喇叭声此起彼伏,又是喧闹的一天,马路边“老张”继续指挥交通,疏导行人,只不过这回身边多了一位少年,一声哨响,两人一个左边牵着小朋友一个右边挽着老太太一起把一对老幼护送过马路,那模样有说有笑像极了一对父子。下班路过的警花小夏看着夕阳下两人远去的背影,渐渐露出了笑容。

剧终

彩蛋一(蒙太奇小窗)

夜 内

一肥头大耳的黑西装男子对着镜头哭诉,“放心吧大哥,有生之年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镜头一闪)

同样的男子换成了监狱制服,这回哭得更凶了,手握着铁栅栏泣不成声,“大哥我冤枉,我才过了个马路口,一辆车朝我我过来,车没啥事,我倒成碰瓷的了,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放我出去。以后过马路一定要找人护送我啊!”

彩蛋二

白 外 马路边

老张拿着一本《道路交通安全法》蹲在路边对着一位小朋友讲,“来看我这里有一本绝世秘籍要送给你,怎么样?不喜欢啊,你暑假作业做完了吗,就出来闯红灯……快回去,马路上很危险的,以后让你家大人牵着你再出来。”

全剧终(长篇待续)

写在最后:

这个故事的人物原型取自“昆明好人”老张,人物设置略有更改。网络可查到他的形象和大体故事。少年和炒饭哥是同学,却选择了不一样的道路,这也正印证下当下大学生的就业困境和迷茫。不过所有沧桑总抵不过一碗热汤,父母辈的传承虽然普通却是一种安心修炼的力量。越狱逃犯取自云南省2018年轰动一时的几起真实越狱事件,稍加改编反映了与社会真实力量的挫折碰撞。最后警花是虚构的,不过万一真有呢?本想把这个故事充实成一部九十分钟长篇的,比如碰瓷那里就可以花样百出,但是限于时间关系和取材筛选觉得还不够成熟,故此献上一部九分钟左右的剧情故事,还望得各位评委及看官青睐,如蒙有幸能够让它能重现于荧幕。
上一篇:《我的梦》

最新评论

在线客服

小黑屋|电商资讯|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 沪ICP备17006708号-3

GMT+8, 2024-5-21 15:41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