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小公主》

2019-7-26 09:5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63| 评论: 0

摘要: 《小公主》作者:赵泽心出场人物王芳怜,16岁,高二生。简称小芳。王雅莲,小芳母亲。正裕,20岁,大二在读。小禾,小芳闺蜜,16岁。今年16岁的王芳怜,总是幻想着做一次公主。不是为了荣华富贵,而是因为,有公主的 ...
《小公主》
作者:赵泽心
出场人物

王芳怜,16岁,高二生。简称小芳。

王雅莲,小芳母亲。

正裕,20岁,大二在读。

小禾,小芳闺蜜,16岁。

今年16岁的王芳怜,总是幻想着做一次公主。不是为了荣华富贵,而是因为,有公主的地方,一定会有那个王子。在小芳十六年的人生剧本中,她一次也不曾是那个公主,反倒像是公主身边的佣人。下课,那个班里最漂亮的女生,在和同班的那个最帅气大男生嬉闹。班里的男生们用嘴在开可乐瓶盖,做着那些让小芳匪夷所思的恶作剧,把不知道哪儿捉来的虫子放进女孩笔盒里。不一会儿,随着女孩的尖叫声和哭声,班主任进来了,把那个做恶作剧的男孩拉出了班。小芳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

小芳回到家,她的母亲王雅莲正在拖地。小芳回到房间,躺到床上发短信。与她发短信的人,是正裕,某名牌大学大二生。是小芳在网上认识的。与正裕的对话框里,正裕约他明天出来玩。小芳激动地回了一个“好”。接着,拨通了闺蜜小禾的电话。

小芳妈妈喊了她好几声,把拖布放在她门前,“小芳,记得把屋子里的地拖一下,然后把拖布投了放回去”。小芳有些气母亲打断她讲话,便和电话里的小禾抱怨,不知道为何母亲总叫她晚上拖地。

“正裕终于约我出来了!”电话中的朋友说,“正裕?我的天……都多少年了你还喜欢他呢?”小芳反驳,“哪有!他才大二好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喜欢他那种成熟的!”。“孩子,你们班的小奶狗小狼狗不了解一下?”,“我们班的?用牙开可乐瓶盖?把虫子放女孩笔盒里?开没底线的玩笑?还是算了吧。”

早晨,小芳睁眼,忽然发现时间快来不及了,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她最后照了一下镜子,便急匆匆地走出去。忽然,她被门口的拖布绊了一下。这是昨天晚上的拖布,小芳忘记拖地了。没时间了,小芳没有理会,对母亲说她要在小禾家住一晚,便奔出了门。

正裕和小芳在地铁站碰面。正裕有着高挑纤长的身材,清秀的脸,带着一副学者常备的眼镜。他带着女孩,游逛着大学城旁边的古巷。初夏,身旁全都是来旅游的人。女孩使着小心思,拉上了正裕的手,正裕也随着她。商场里,小芳无意瞥见卖钻戒的柜台,她忍不住地看。

正裕带小芳回到他租的小公寓里,小芳把自己亲手织的围巾送给了他。两个人躺在床上看着电影,正裕把她搂在怀里。不知不觉,小芳睡着了,再起床,已经是早晨了。小芳微笑地望着从厨房走进屋的正裕,手里端着两杯蜂蜜水。

正裕走到窗台边,拿起放在小储物盒里的一盒药吃了。小芳望着他逆光的背影,问正裕吃的什么药,正裕说是治胃病的药。正裕的父亲最近查出胃癌,正裕放假后,就会回上海,去医院照顾父亲。他说自己遗传父亲,现在也开始觉得胃有问题,吃药也有一段时间了。

或许这并不是什么令人震惊的新闻,但当小芳再次望向正裕的背影时,却觉得它再也不一样了。

之后的约会,小芳默不作声。生老病死与她所幻想的,公主与王子的梦,似乎是两个世界。爱也意味着承担痛苦,而小芳还没有准备好。

旅游景点里,总是会卖各种各样的明信片。正裕似乎察觉了女孩的冷淡,便提出买些东西给小芳。他对小芳说,“我好歹陪你来一次,总不能空手而归吧?”小芳便随手挑了一些。

咖啡店里,小芳和正裕女孩面对面坐着。小芳一直沉默不语,正裕打破了平静。他说,“小芳,你听完这话别生气。我其实没对你认真。因为我心里也有喜欢的女孩子。她比我大两岁,快毕业了。我打算毕业后,和她一起回上海发展。咱俩毕竟什么也没做,我知道你喜欢我,所以这次你来玩儿,就是想回应一下你的心意,顺便跟你说清楚……”

小芳心里既有些惊讶又有些释然。

“哦,这样啊!……没事儿的,都认识这么久了,以后还是朋友嘛!” 小芳说着,拿出明信片,在上边写着什么,“。“喏,算是我提前送你的践行礼!”

正裕听了小芳的话,也笑了起来,“是啊,其实你也知道咱俩其实并不合适。你比我小,今后有自己的路。而且我觉得吧,你是个需要照顾的小公主,想找个男孩,能帮你做这做那的,对吧?”

小芳不语,只是陪笑。

小芳到家时,已经很晚了。母亲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却还开着。她发现自己门口的拖布没了,便知道已经被母亲收回到水桶,而自己昨晚没拖地的事也被母亲知道了。她像那个做了坏事被发现的孩子,马上把水桶灌满水,却没发现拖布不在旁边。她把水打回来,才发现拖布不见了。她到处找,却发现拖布早已被拧干净晾着了。这时,小芳哭了,却不知自己为什么哭。今晚,又是母亲拖了全家的地。

小芳把灯光调暗,把电视关掉。她回到亮着灯的厨房,发现水池里的碗很满,还没有刷。她站在门口,默默回想着正裕的话。她走进厨房,便戴上手套,开始洗了起来。“谁还不是个小公主呢。” 小芳轻声对自己说着。

正裕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回上海照顾父亲。他从书桌的抽屉里翻出了小芳送他的明信片,看到上边的字,微微一笑,将它装进自己的包内。

最新评论

在线客服

小黑屋|电商资讯|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 沪ICP备17006708号-3

GMT+8, 2024-5-21 15:46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