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涅槃》

2019-7-19 09:3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83| 评论: 0

摘要: 《涅槃》作者:谢兰“李老师早!”“早啊欣雨!”看着孩子纯真无暇的笑颜,李言也冲着她粲然一笑,努力想让自己表现得更自然一些。“李老师,数学作业我放您办公桌上了。”“噢~好的,谢谢你啊!”目送着课代表的身 ...
《涅槃》
作者:谢兰
“李老师早!”

“早啊欣雨!”

看着孩子纯真无暇的笑颜,李言也冲着她粲然一笑,努力想让自己表现得更自然一些。

“李老师,数学作业我放您办公桌上了。”

“噢~好的,谢谢你啊!”

目送着课代表的身影一蹦一跳进了教室,李言遂转过头来,步履沉重的迈进办公室。

今天又迟到了......

李言将背包放好,视线扫过办公室内几位伏案执笔埋首工作的同事,随后落在了桌角那两摞高高耸立的作业上。“嗳”地轻叹一声,她一边迅速拿起笔来一边翻开作业本,慌慌张张的开始了批改。

“李老师你来了啊?那个......校长找你,让你来了就立马过去一下......”

激烈奋战的红笔堪堪停住,刚刚沉浸在工作中的李言看向传话的同事,一脸茫然,倒也直接忽略了同事脸上的尴尬之色。

“哦,好的知道啦,谢谢哈陈老师!”

又匆匆地写了几个字,李言忽然停下手来。她咬着嘴唇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合上了本子,步伐慌乱的走出办公室。

“笃——笃——笃——”目光呆滞的盯着刻有“校长室”三个字的门牌,李言轻轻敲响了门。

“请进——”

理了理略显杂乱的头发,李言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挺起胸膛颇为壮烈的推门而进。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阴郁的走廊,在地面上散下斑驳的暗影,一切仿佛岁月静好般。

约莫半小时后,一道身影跨出了校长室的门,逃也似的冲进了盥洗室。

发泄般狠狠的冲脸上浇了几捧水后,李言静静的看着镜中的自己,那张脸混沌而模糊。她肆意任由着眼泪汇入水珠,沿着瘦削苍白的脸颊“滴答——滴答——”缓缓滑落。

刚才的谈话仿若隔世,她只记得老校长最后那痛心疾首的一句质问:“李老师,你扪心自问,现在的你真的算是一位合格的教师吗?”

是呀!李言自问,现在的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好好去备课了?

生活中疲于奔命,教学工作敷衍了事,不停请假,经常迟到,这已经成为她眼下的生活常态。李言震惊地发现,貌似自己真的离好老师的标准渐行渐远了。

还记得刚刚走上教学岗位时,她也曾执着梦想、意气风发,更是一位兢兢业业、为人师表的好老师啊!

为什么?究竟是什么改变了她?

是儿子那被病痛折磨的惨白小脸儿?还是那反复无常的病情和没完没了的各种检查?可是为什么唯独自己的孩子不能如别人家的一样健康呢?

是对儿子无尽的愧疚,彻底撕碎了她曾经执着的梦想,泯灭了她对未来的美好期盼,让她在事业和生活中自顾不暇、苟延残喘。

该死的,究竟是什么改变了她?

亦或者是婆婆那无休止的冷脸白眼和恶语相向?还是丈夫那高高举起的拳头和重重砸下的痛楚?

“离婚!离婚!”这是丈夫的诉求。

他们砸碎了她的尊严,颠覆了她对婚姻的一切幻想,让她有如怨妇般喋喋不休,又如泼妇般咒骂哭诉......

一如往常般浑浑噩噩的走下讲台,李言心情复杂。教室内孩子们那一双双灿若星辰、求知若渴的眼眸在她脑中挥之不去,一种误人子弟的愧疚之情油然而生。

而自己儿子的治疗仍需要大笔费用。

何去?何从?

两节课的工夫,李言静静起草了一份辞职信,一份转岗申请书。

指腹轻轻摩挲着纸面,李言深知,在职业操守与生活压力之间,又将会是一场抉择。

傍晚时分,喧闹的校园归于平静。晚归的学生们三三两两的嬉笑而行,李言夹在其中默默的走出校门,夕阳下她瘦削的身影略显寂寥。

“我们班就你一个满分的,陈静你太厉害了!你妈今晚肯定帮你做好吃的!哈哈......”

“哪有!你考的也挺好的啊!我妈还不知道,还不会有奖励的!”

前面两个十来岁的女生挽着手聊得正嗨,乌黑的马尾辫欢快的甩动着,仿佛分享着她们的好心情。

浸润在孩子们无忧无虑的快乐情绪之中,李言的脸上也渐渐有了些许暖意,一丝笑意浮现在面庞。

孩子就是孩子,总能为丁点“小确幸”而欢欣鼓舞。

作为老师,总是喜欢热爱学习的孩子,李言也不例外。轻笑一声摇了摇头,李言扭头便要离开。就在转身瞬间,她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焕彩的双眸陡然张大。

“小心!”李言迅速冲上前去,将两个孩子推向一旁。

李言眼见着飞驰而来的汽车越来越近,冲进了她惊慌失措的瞳孔中。

只听得“嘭——”的一声,僵直的身影旋即腾空而起,李言便陷入黑暗之中。

时间戛然而止。

此刻,李言睁不开眼,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周围是那么的安静,好久没有如此静谧的心境了,这便是人们口中的解脱吧?

“李老师,您快醒来吧!”耳边传来一声声的呢喃,“李老师,谢谢您救了我们,李老师,您是我们最好的老师!我们爱您......”

“李老师......李老师......”

李言听着听着就笑了,起码她感觉自己是笑了的。知道两个孩子平安了,如果这就是结局,也挺好!

笑着笑着,泪水却滴滴滑落。

只是为何自己还会心痛?还会不舍?

“妈妈——”

天籁般的呼唤撞击着耳膜,李言挣扎着、挣扎着渐渐张开了双眼,豁然开朗。

望着心中执念的儿子,李言口中呻吟——

“不惧!——无悔!——”
上一篇:《红衣女童》下一篇:《接班人》

最新评论

在线客服

小黑屋|电商资讯|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 沪ICP备17006708号-3

GMT+8, 2021-1-19 12:29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