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夏日晨与暮》

2019-7-7 08:24| 发布者: 莎3| 查看: 1267| 评论: 0

摘要: 过完这个暑假,晨晨就要上三年级了,她不会想到,半年后自己就将与日思夜想的爸爸妈妈一起生活,此刻她只盼望着,他们能早点回来见她,就像上一个假期那样,带着数不清的零食和自己从未见过的猕猴桃。 暮暮明年就会 ...

过完这个暑假,晨晨就要上三年级了,她不会想到,半年后自己就将与日思夜想的爸爸妈妈一起生活,此刻她只盼望着,他们能早点回来见她,就像上一个假期那样,带着数不清的零食和自己从未见过的猕猴桃。

暮暮明年就会进学校了,她脑海里从来没有过对父母的思念,整天要想着去哪里玩已经够累了,加上他们在她还记不清面孔时就离开,自然就记不得自己还有在外打工的爸爸妈妈。记得上次回来,妈妈抱她,她还很不情愿地扭过头,不愿意被这个陌生人抱着。

假期的每一天,晨晨都会问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哪天回来?

一个月过去了,爷爷奶奶的回答依然是:不知道。

晨晨觉得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以前每次爸妈回来,都会带她们去姨妈家,姨妈肯定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趁着爷爷奶奶上午出去干活,晨晨拉着暮暮出发去姨妈家,暮暮听到是要去对面那座山,当然乐意,毕竟她是最喜欢冒险的女孩。两人出发前,只告知了村口小卖部的哥哥,说他们要去姨妈家了,如果爷爷奶奶问起来就这么回答他们。

两人兴致勃勃,一路又跑又跳地走着,时间还早,她们打算边玩边去。乡村的夏天绿油油的,树上也都结着好看的果子,暮暮爬树最厉害,到树上摘了果子扔下去,晨晨就在地上捡,直到衣兜里都装满了才收手。

这么多,够我们吃了,还能给姨妈一些,回去的时候再给爷爷奶奶一些。晨晨和暮暮商量着。带着果子出发,果子却一路走一路掉。等她们走到山路时,已经掉光了。

没关系,我们回来的时候再摘。还可以向姨妈借一个背篼,装满满的一篓回去。晨晨安慰暮暮。

暮暮看到路边的电线,想去捉电线上的蝴蝶,晨晨大声呵斥她:不要碰电线,大人说电杆和电线会电死人的。晨晨还跟暮暮说去上学的路上就有一根电线,听说电死过一个小孩。暮暮却不在意,但被晨晨拉着走了。

去姨妈家要先下一座山,再上一座山。下山的路上有一条小河沟,水流清澈,农夫们渴了都直接用手捧小沟里的水喝,晨晨和暮暮也早就知道,于是一路上都不用带水。烈日炎炎,两人被晒红了脸,但依旧开心地朝目的地走着。

到了山底,也是这条路上最大的阻碍了。横亘在她们面前的,是一条长十多米,宽却不到五十厘米的河坝。左边是深不见底的河,右边是比坝要矮4米的岩石地。夏季涨潮,河坝并不是干的,浅浅的水流顺着坝流到岩石地,坝上清晰可见一缕缕青苔。

望见这座悬崖,晨晨与暮暮是完全不同的反应。暮暮毫不犹豫地脱下两只鞋,一手拿着一只往前走,既谨慎又大胆,一副大人模样。走到坝中间时,她还回头看晨晨,此时晨晨还在四处眺望有没有可以通往岩石地的路,她想走低一点的地方过去。找了半天无果,暮暮催促她,她只好咬着牙,脱了鞋,在路旁取了一根小树枝,如老人一般颤抖着杵着走。她屏息凝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暮暮很快到达对岸,但她不打算穿鞋,就蹲在路边等着晨晨。

小姑娘,你们要去哪?

半山腰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把晨晨手中的鞋都吓跑了,鞋顺着流水越流越远。晨晨既害怕又难过,暮暮安慰她,让她先过来再说。晨晨仿佛心定了一些,接着朝前走,便也过了岸。农夫也走到了坝边,问她们去哪里。她们回答去姨妈家,农夫在背篼里拿出两个梨,还在旁边的田地里洗净了给她们。两人看到田里的蜗牛,觉得很好奇,但又不敢捉,农夫捉了两只,用稻叶包住,两人小心翼翼地接过,跟农夫道谢后离开了。

两人开始上山的路程,草丛中窜出一条小蛇,晨晨看见了但暮暮没发现,晨晨推搡着暮暮往前跑,把暮暮推倒了,暮暮的蜗牛壳摔坏了,晨晨的蜗牛也飞到不知何处。暮暮生了气,独自往前跑了,晨晨心里愧疚,于是边走边找田地看有没有蜗牛。不知不觉,暮暮走到了大路上,她回头看晨晨,发现她还在后面,于是坐到路边等她。晨晨发现她们已经来到了外公家附近,轻唤暮暮却没有声儿回应她,她见到田里的蜗牛,鼓起勇气,哆哆嗦嗦地下去捉住了。晨晨拿着蜗牛一路狂奔,要把这个新的礼物送给暮暮。但她看到暮暮正靠着电线躺着,晨晨边跑边叫暮暮快躲开电线,暮暮毫无反应。晨晨用力摇暮暮,暮暮也不睁眼,她脸上冒着虚汗,嘴唇发白。晨晨急得哭了起来,朝着田野向外公家跑去。

她瘦小的身影穿梭在长满油菜花的田地里,边跑边哭。

外公,暮暮死了,外公…”

田里劳作的人们都被晨晨的喊声吸引了,看着这个小女孩。外公外婆在地里劳作,循着晨晨的声音找到了她。晨晨已经泪流满面,又被脏兮兮的手擦得灰头土脸。听见晨晨说暮暮死了,外公和外婆都很着急,跟着晨晨跑到了电线旁。

外公把暮暮抱到舅舅家的院子里,大家都叫着暮暮,但她依然睁不开眼,直到舅舅掐了暮暮的人中,她才终于醒来。晨晨泣不成声,用力抱住暮暮。

太好了,暮暮,你没死。

两人早已忘却之前的不快,被遗落在电线旁的蜗牛,已经慢慢爬上了电线,但它也被晨晨忘记了。

夜幕降临,乡村凉风习习。晨晨与暮暮终于想起了来这里的理由,虽然她们本来是要去姨妈家的,但问外公外婆也一样。

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呀?

冬天就会回来了。

冬天还有多久?

很快了。

上一篇:星星点灯下一篇:《夏日晨与暮》

最新评论

在线客服

小黑屋|电商资讯|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 沪ICP备17006708号-3

GMT+8, 2024-5-21 15:28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