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世外江湖》

2019-6-4 11:40| 发布者: 九分钟推荐| 查看: 1624| 评论: 0

摘要: 《世外江湖》作者:蒋诗经骄阳似火的午后,李富贵守在炙热的炉火前锻打着农具。汗从李富贵的的身上像油一样不停地冒出来,他却顾不得擦一擦,一下一下地挥动着铁锤。  单调的煅打声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打铁的 ...
《世外江湖》
作者:蒋诗经
骄阳似火的午后,李富贵守在炙热的炉火前锻打着农具。汗从李富贵的的身上像油一样不停地冒出来,他却顾不得擦一擦,一下一下地挥动着铁锤。
  单调的煅打声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打铁的,给我打把剑。”
  来人一袭黑衣,身材短小,但是阴鸷的目光里却射出阵阵寒光。
  李富贵躲开黑衣人的目光,将刚刚锻打成形的镰刀放入脚边的水盘,“滋”地一声冒起一阵白烟,火红的镰刀瞬间变得黑铁。借着仍未消散的烟雾,李富贵对黑衣人说:“你找错人了,我不会打剑。”
  话音刚落,李富贵就感到仍在耸动的喉结处一阵冰凉,一柄长剑直抵喉间:“如果你不答应,你从此以后可能真的再也不会打剑了。”
  李富贵头上的汗珠兀自不停地滚落,黑衣人又说道:“明日午后,我来取剑,就照这柄剑的样子打。”说罢,丢下长剑,扬长而去。
  第二天午后,还是和往常一样燥热。
  李富贵在火炉前挥汗如雨,不难看出,他正在锻打一柄长剑。
  一个老农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大着嗓门问道:“李富贵,我要的锄头打好了没有?”
  李富贵:“张槐老爹,实在对不住,临时有点事,锄头你明天来拿吧。”
  张槐一听这话就大声吵吵起来:“李富贵,你太不像话了,我少给你银子了?说好了今天,怎么又改主意了?哟,你还打剑,看你平时老实本份的模样,还不务正业了?打剑的人给你的钱多怎么了?今天,你要是不把锄头给我,我和你没完。”
  李富贵低着头一锤接着一锤地打长剑。张槐更来气,顺手抄起那柄作样品的剑说道:“我让你打剑不打锄头,我把它扔了去。”
  就在张槐拿起剑作势要扔的时候,黑衣人不知何时已站在他的身后冷冷地说:“放下我的剑。”
  张槐见他身材瘦小,就又有些倚才卖老地狠着声道:“你算老几?我不放又怎么样,剑是你的就了不起啊?”
  黑衣人一声冷笑,身形略动,张槐手中的剑就不见了。再一看,剑已经到了黑衣人的手上,剑尖正指向了张槐:“滚!”
  李富贵将剑身粹过火,一柄长剑就被算完工了。黑衣人看看了剑之后,猛地将剑又扔回了火炉:“你眼瞎了,这柄剑偏锋了。”
  李富贵突然就笑了起来:“朋友,眼瞎的人不是我,是你!这本就是一把偏锋的剑,它根本不是为你打的,而是为我自己。”
  黑衣人一惊:“‘剑走偏锋,恶极穷凶’?你就是十年前杀人无数的偏锋剑客?”
  李富贵轻叹了一声:“江湖是非,如影随行,即便我隐居十年之久,你们这些江湖人还要找上门来,我也没有办法。说,你到底是谁?来这儿有何用意?”
  黑衣人也不答话,转身拿起长剑,逼仄的空间内连挽七个剑花,人已退至门外的空地,叫道:“别管我是谁,既然你以江湖身份相见,我们只能用江湖规矩来解决了!”
  李富贵提起偏锋剑,赶出门外,哈哈一笑:“想不到十年后,我还能得遇名动一时的‘七莲剑’,李某人即便今日死在你的剑下,也不枉曾是个江湖人。”
  一时间,剑气纵横,风沙弥漫。两个人的身影由急变缓,又由缓变急。你来我往,已不下千招。
  空地上,到处都是被凌厉的剑气所伤的绿叶,随风乱舞。
  日已西斜,一场恶斗仍在继续。只是,体力所限,两柄剑终于懈怠了下来,黑衣人的剑忽然间失去了重心,直刺出去,而他的身形也随之向前冲去。李富贵侧身闪过,偏锋剑虚晃着刺向黑衣人即将到来的走位。这一剑,准确地刺向黑衣人的肋下。
  黑衣人虽止不住身体的惯性,但是凭借手腕的力量,剑尖忽然挽出一朵硕大的莲花,剑尖在急奔的走势中改变了方向,斜斜地斩向了李富贵。
  这一招,注定了两败俱伤,李富贵和黑衣人都已无法变招。
  电光火石之间,两道绿色的流星急行,直奔江湖两大高手。两柄剑,同时跌落。每柄剑身之上,都有一枚绿色的树叶。
  黑衣人和李富贵环顾四下,除了张槐,再无旁人。
  张槐晃晃悠悠地起身,伸了个懒腰调侃道:“唉呀,真是过瘾,两大高手的巅峰对决着实没有让人失望啊!要不然,老头子我早回家干活去了。耽误了一下午的农活,看了一场好戏,救了两条性命,值!”
  黑衣人面有愧色向张槐报拳施礼道:“老人家,多谢出手相救。”
  李富贵仰天长笑:“‘摘叶飞花’,今天是什么日子?连二十年前的江湖前辈也现身此地。看来,江湖真的是无处不在啊!”
  张槐摆了摆手说:“人心即江湖,老汉我既已隐居就不要提往事了。”
  李富贵点头称是,又看向了黑衣人问道:“七莲剑,你此次寻事,究竟意欲何为?”
  黑衣人的目光不再阴鸷,有些迷茫,有些遥远。
  张槐却哈哈大笑道:“哪有什么‘七莲剑’,他不过就是邻村东头的王铁匠罢了。王铁匠,你这样砸别人的招牌有失厚道哦!”
  黑衣人面露羞愧之色:“我也不曾想会遇上偏锋剑,只不过以为他是个普通铁匠,让他知难而退。铁匠铺的生意实在太差啊,养不活人了。就算隐居也要有口饭吃啊!”
  张槐轻叹一声:“你既然受不得清苦,又何苦隐居?”
  黑衣人喏喏地答道:“老人家教诲的是,江湖纷争让人厌烦,可是清贫寂寞则更需要忍耐。王铁匠谨记,告辞!”
  李富贵报拳相送的同时也说道:“李富贵惭愧,也应该忍耐,王兄慢走。”
  王铁匠走后,张槐提起偏锋剑,走入铁匠铺,将剑送入仍在燃烧的炉火,对李富贵说:“来吧,我等着它变成我的锄头呢!”(九分钟组委会推荐)
上一篇:《拜师入错门》下一篇:《丑剑》

最新评论

在线客服

小黑屋|电商资讯|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 沪ICP备17006708号-3

GMT+8, 2024-5-21 15:48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