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首页 新闻 大赛动态 查看内容

佩奇不是喜剧之王|少数派情感报告001

2019-2-28 14: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60| 评论: 0

摘要: ​​逃离北上广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而我就是那种住在三线城市冷眼旁观偶尔还会幸灾乐祸的人,听到他们悲壮的故事,常常会让我产生一种迷惑,究竟是什么样的执念才能让一个人活在那么紧张刺激的环境里。一我的朋 ...

​​


逃离北上广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而我就是那种住在三线城市冷眼旁观偶尔还会幸灾乐祸的人,听到他们悲壮的故事,常常会让我产生一种迷惑,究竟是什么样的执念才能让一个人活在那么紧张刺激的环境里。


 

我的朋友毕赣飞,我管他叫阿飞,他不是一个朝九晚五的人,而是是个朝七晚二的人。看着他有点富态的身材与越来越来高的发际线,你绝对不会信这是个还不到28岁的人,我经常会拿这事儿取笑他,我叫他毕处长。说这话的时候我在太原的统计局有份事业编制的工作,而他貌似在北京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工作。


谈到我们两个的关系——我们是高中大学的铁磁, 我们在太原一个极其普通的城市极其普通的大学学了两个极其没有存在感的专业。他学的中文,我学的档案管理。我们的大学生活异常颓废,记忆中都是在喝酒中度过的,原本以为出了校门便是刀光剑影的江湖,但是忽然发觉社会生活比大学更无趣。


有天在酒馆里他喝醉了,忽然跟我说要去北京搞电影,我从来不知道他有这种想法,差点没把鼻涕笑出来,我说你一定是疯了,别假装有梦想白折腾自己。结果这小子第二天就消失了,就这点来说我非常钦佩他,杠精一个!


两年后我才知道他进了一家电影发行公司上班,听起来很高大上,其实就是个卖电影的, 当时的工资还不如天天在办公室喝茶的我来得多,在我看来他的这份工作既不算风光也不算体面。为什么这么说呢?


先普及一下这个电影发行是个什么玩意儿,基本上是狗仔队加传销组织加广告公司加公关公司的合体。每天的工作都超过12个小时,手机24小时全天待命,我听着像是10个人干的事情,他一个人全给干了,而且每个月都搞绩效考核,末位淘汰的那种。我说得要多蠢的人才会忍受这样的工作,你家里条件正经还是不错的,非得上北京受那么大罪,他拿着瓶红盖汾看了我近5秒,反驳说:要多蠢才能拒绝这样的工作!

 

他从手机相册里给我看了张女孩的照片,就是那种眼睛会说话的,朱茵那样小巧玲珑天使一样的女孩,虽然不至于那么好看,但走在大街上多半会让男人很绝望,是大部分人这辈子都难以用正常手段泡到手的美女。


“真的假的?你别拿演员照蒙我!”

 

当他翻到另一页,闪出两个人的合照时,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在我的心里阿飞是最不可能谈女朋友的人,记得有次大学露营有个喜欢他的女生半夜发短信给他说冷,他居然给人跑到女孩帐篷送了一条毯子后秒回了,就是这样一个不解风情的奇葩居然居然——

 

“阿飞你不是说你忙的撒尿都没时间吗?你必须跟我说说怎么得的手。”

“你不知道吗?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他神秘兮兮往嘴里塞了根串儿,带着王者归来的自豪。

阿飞的故事是从这顿撸串开始的阿飞的故事是从这顿撸串开始的




其实刚入行的时候,阿飞作为宣发团队的底层工作人员,根本不能接触什么明星大腕的,这让当初来上班动机不纯的他大失所望。唯一让他能继续工作的理由,就是公司一直流转着好多年轻漂亮的实习生。为什么说叫流转呢? 因为实习生很少能真正留下来,尤其是漂亮的, 但是作为公司门面漂亮姑娘又必不可少,所以公司招了一堆实习生在策划部门装点门面。所谓铁打的公司,流水的实习生。


毕赣飞过硬的文笔以及不懂得拒绝别人的愚蠢,终于成为了策划活动部加班加到死的万金油, 他像条鲸鱼一样在PPT的海洋里畅游,偶尔抬头看看办公室鱼来雁去的姑娘,像是岸上一道遥远的风景,而小艾就是风景中最璀璨的明珠。


有次阿飞上厕所的路上与这位姑娘擦肩而过,她的卷发正好扫到了他的耳根,他在厕所里回忆着当时头发的味道判断出是沙宣的味道。我说你他妈怎么在厕所里闻到沙宣的味道的(后来证实用的是康王),他瞪了我一眼说:别打岔,我就是可耻的文艺青年行了吧。

 

言归正传,其实那个擦肩而过的厕所梗可能是阿飞追求小艾强编的理由。小艾在北京某大学念的英文专业,广东潮汕人带着些嗲嗲的台南口音,与这个其貌不扬的西北人感觉不在一个频道上,他那个急呀 。

 

终于有天等来个机会。公司要阿飞做一个明星的活动流程单,对方经纪公司要求流程单和演讲稿要同时出中文、粤语、英文版三个不同版本。阿飞以自己英文不好为由,连哄带骗的抓了小艾做壮丁。但没想到的是对方公司极其难缠,一直到活动的前一天晚上,还在不断提出各种匪夷所思的修改,结果害的小艾也就被连带着加了班。

 

据小艾说,当时阿飞像只狮子一样的办公室里转来转去,对着经纪公司的对接人怒吼着,办公室里散发出一种白晃晃的,类似韩国言情剧的灯光效果,这让悄悄躲在一边修改英文流程的小艾看到了一个工作勤奋的男人。尤其是他时不时捋捋头发的样子活脱脱是个霸道总裁的模样。

我开始怀疑阿飞踏入电影圈是因为有颗当男主角的心我开始怀疑阿飞踏入电影圈是因为有颗当男主角的心

我问阿飞这些动作以前也没见你做过啊,阿飞说他特意看了半天韩国剧学到的。明显是套路呀!稿子直到凌晨三点才确认,美女小艾也不得不在办公室沙发上睡了一宿。


在荷尔蒙的支撑下,阿飞一大早上跑到两公里外的庆丰包子铺,给小艾带了一笼热气腾腾的梅菜扣肉包,然后消无声息放在小艾的身边。可想而知当小艾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得第一道防线彻底被击溃 。小艾立刻起床向阿飞致谢,阿飞假装很忙的样子,不停的打着字目不斜视,用沙哑的嗓音回答:不客气,顺手!

 

“这就得手了?”我问阿飞。

“哪里来得那么容易!”

 

如果只是普通的庆丰包子还不足以撼动小艾姑娘的芳心,阿飞本想借着工作吃午饭的时候,用自己仅有的那点电影知识进一步扩大战果,谁知道小艾根本不接这个茬。她告诉阿飞自己就喜欢二次元动画片,尤其是小猪佩奇,大师什么的最费脑子了。所以两个人吃饭只能聊一头小母猪,怎么也聊不到爱情上去的。


阿飞的学究热情在童话般的小艾面前总显得无力,而小艾入职后也因为长得漂亮被派到活动现场充当了门面,两个人开始渐行渐远。


小艾的工位上永远都只能看见一只萌萌小猪佩奇,让狼子野心的阿飞内心拔凉拔凉的。记得刚上班那会他的师父曾经告诉他,入行前最好先解决个人问题,因为真的入了行只有两种结果,要么遁入空门要么遁入菊门。作为一名钢铁直男想想自己的余生,阿飞不寒而栗。于是阿飞给公司打了个报告,要求调整岗位做活动推广 ,没想到领导很爽快的答应了。但是阿飞其实打错了如意算盘。因为活动太多,两个人基本上是分不到一个组,即便是分到一个组,在这种兵荒马乱的现场,谁也找不到谁。


阿飞的工作基本是体力活,巡视行车路线,遇到大咖演员的时候要帮忙阻挡粉丝,大热天穿得西装革履被一群尖叫如歇斯底里的男女推来推去。“都让一下!让一下!”可怜巴巴的阿飞,完全没有人听他的。


小艾的工作主要是在台下像猴子一样窜来窜去给明星们晃动提示板,遇到没眼力劲的就得对着他的目光来回移动自己的位置,还有一个重要工作就是给那些来的媒体发红包。那些大电影的宣传有些媒体都是自发的,但遇到一些小众的影片宣传,那些媒体就必须求爷爷告奶奶的请过来,红包也是事出无奈。


更过分的是,新闻稿也得自己出,新闻照片自己拍,视频自己录,合着人家就是过来拿了个红包走个场。当然也给在现场写通稿的毛头小子阿飞一个机会,大家经常在媒体上看到的关于电影活动的官宣其实都是出自阿飞之手。


阿飞毕竟是个有理想的人,除了按部就班通报一些活动流程外,他会在通稿里夹带些私货,抛出一些观点,以至于那些原本毫无声色的通稿变得妙趣横生。他渐渐在媒体合作中有了威望,半年不到就成了活动组的项目负责人。


升迁涨工资对阿飞来说还不是最重要的,当上小领导的第一天他就利用职权调小艾到自己的项目组,并且分配给她一个经常伴随自己身边的工作。

听到这里 我觉得阿飞的故事像自编自导的八点档言情剧听到这里 我觉得阿飞的故事像自编自导的八点档言情剧




头一次做项目负责人,阿飞第一天就叫小艾给同事们买咖啡,这个举动深得人心被当做了体现公司人文关怀的典范案例,受到了领导的褒奖。其实阿飞只是出于私心,创造一个与小艾在剧场后台、消防通道、化妆间、走廊一起喝咖啡的机会 ,有了咖啡相伴,阿飞的胆子壮大不少。


阿飞很感兴趣的是为什么一个英语系毕业,长得眉清目秀的姑娘要跑这里,做那么一个跪舔所有人,并且工资还低到和跑堂一个价位的工作。小艾说她从小就是喜欢明星,在她没有获得郭德纲、钟汉良、汤姆·汉克斯和赵又廷的亲笔签名加合照的情况下,她暂时是不会考虑调换工作的。


阿飞心里暗笑,没想到眼前的这位美女单纯的有点可恨,连劈个情操的机会也没给他留,她可以活到现在算是个奇迹了。不过话说回来,郭德纲都可以成为偶像,说明小艾对长相的宽容度相当可喜可贺。阿飞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忽然增加了12万分自信。

 

2017年1月公司接到了《碟中谍6》的宣推项目,而阿飞正好负责这个,在例行公事的地面路演前期,公司要安排汤姆·克鲁斯做一次媒体的独家专访,而作为唯一陪同的阿飞向公司争取了另一个陪同名额,这个人就是小艾。小艾为这件事情激动的将阿飞的手抓的生疼,还在大庭广众下毫不顾忌的拥抱了他。这就是阿飞和小艾的第一次牵手和拥抱,有点猪八戒吃西瓜,没有嚼出味道。


汤姆·克鲁斯的专访进行的很顺利,来往都是高端上档次的媒体,在世贸天阶的顶楼,阿飞违背公司规定破例在休息间隙让小艾冲上去与汤姆·克鲁斯合影,汤姆·克鲁斯本人非常亲切,还在小艾特意带来的白体恤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阿飞远远的看到小艾的脸紧张的好似猪肝一样,原来小艾兴奋的样子那么生猛,不禁暗自激动了一阵。

服务过那么多明星 阿飞没想到有一天会帮到自己服务过那么多明星 阿飞没想到有一天会帮到自己

汤姆克鲁斯走了后,阿飞与媒体稍稍做了些工作上的交接,两个人一起下了电梯。电梯里只有两个人,气氛异常安静,短短一分钟变得无限隽永漫长,一种情愫消消的弥漫起来。小艾主动拉了阿飞的手,那一刻阿飞感觉自己走向了人生的巅峰, 阿飞转头看着她,小艾也回过头,并不躲避他灼热的目光,两人慢慢凑近,就在关键时刻小艾的电话响了起来。


“这他妈不会是你编的吧,那么套路。”我问到。

“真的真的,电话不是关键,内容有点儿刺激。”阿飞悻悻道。

        

电话是小艾住地居委会打过来的,大概内容是小艾住的地方涉嫌违章建筑,小艾两天内必须清退出场,如果不搬就强制拆除。因为西红门火灾后,北京发起了拆除违章建筑的40天整治行动,小艾的住所是首当其冲的整治对象。


小艾接完这个电话后整个人都蔫了,感觉从刚刚的100度瞬间降到了0度,阿飞问她怎么了,她半天没有说话。一月的北京尤其寒风刺骨,街面上被风刮得一尘不染,天空虽有阳光却是乌突突的一片模糊,两个人保持距离默默移动的影子,在大街上显出了漂泊的伤感。

       

小艾向阿飞请假搬家,阿飞问她没事儿吧,小艾说没事儿其实眼泪就快出来了。阿飞望着她离开的背影,阿飞说那一刻他真的好想任性一把,跟着她一起走,但是无奈的是他下午还有个重要活动会议需要主持,这就是冰冷的现状,谁又不是在清退的边缘挣扎呢? 


整个下午,阿飞都在一种心不在焉中度过,他很担心小艾会面临怎样的困境。这么一个小姑娘在一个大得吓人的城市里,有羊入虎穴的味道。他插空在厕所里给小艾打电话却始终没有人接,到了下班的时候终于打通了,能听到电话那边的嘈杂叫喊(误接)。


阿飞回到家里坐立难安给她发了10条问候的短信,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这个看似光鲜亮丽的工作,其实质却是虚弱无力的,残酷的现实给所有还在追逐梦想的年轻人一击脆响的耳光,他们依旧是这个城市里弱小且毫无招架之力的边缘人。


半夜1点的时候,小艾终于给阿飞回了个电话。


“毕老师,打扰了,你还没睡吧?”

“我在等你电话,你那边怎么样了?”

“说明天必须搬,没得商量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要不——”

“我还以为我解决的了,可我闺蜜貌似也要搬家,而且房东跑了,我上个月刚付了半年的房租。现在上哪里找那么多钱啊……”

“你别哭,你给家里打电话了没?”

“没,他们要是知道了,肯定不能让我在北京呆着了!我做人好失败!”


电话那头的小艾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你别哭别哭,你告诉我你在哪儿,我过来找你。”

 

阿飞叫了一辆车,从北京北四环打到了东五环。阿飞没有料到的是,看到平时穿得光鲜亮丽的小艾其实住在一个破败不堪的筒子楼里,楼道里异常的冷,居委会为了驱赶违章建筑的住户,竟然停掉了暖气。当他敲开门的时候见到了穿着军大衣,身躯娇小,头发凌乱不堪的小艾,一股怜爱油然而生。


小艾一见到他就像泰迪一样,一把扑上来抱住了他,然后因为不好意思一下子推开了他。此刻阿飞的心里五味陈杂,说起来这样的姑娘,要找个优秀的男孩其实易如反掌,而这一抱感觉自己有点乘人之危,占了便宜的意思。两个人折腾了一宿才把东西整理完毕,叫了两辆出租车一股脑儿将小艾的家当搬到了阿飞家里。


“毕赣飞!你小子就这么得手了?”我瞪着眼睛问阿飞,“感觉怎么样?”

阿飞一脸歉意的点点头。

“有点神奇,有些东西你处心积虑的感觉很难,但其实也很简单很自然。”

          

那个2017年的春节,阿飞以完胜的姿态与我这个郁郁寡欢的公务员道别,再次回到疯狂的工作,起伏跌宕的北漂生活。


自从和阿飞同居后,小艾一下子就成熟了,和险恶的生存环境比起来,追星这件事即奢侈又愚蠢,她已经不是那个在父母翅膀底下的小孩子了,她要做一件让自己觉得抓得住的事情。为了避嫌,小艾已然从原公司辞职,在另一家发行公司做起了院线推广。

《抱得美人归》1991年Jerry Rees执导美国电影我以为阿飞的故事到此应该结束了《抱得美人归》1991年Jerry Rees执导美国电影我以为阿飞的故事到此应该结束了



2018年夏天,我因公去了趟北京,阿飞亲自打了专车来接我,执意要带我去他们家吃饭。阿飞的家半年前搬到了东四环以里的公寓楼,50平米一居据说6000来块的租金,对一个普通的北漂来说算得上迈入稳定,秀恩爱什么的其实我是最讨厌的。


“干嘛非得去你家?”

“我特地让小艾调休了一天,你别给脸不要脸啊!”阿飞春风得意的在副驾驶捋了捋头发。

“特意要我妒忌一下你呗。”

“不是你说要见见人家嘛?”

        

小艾真人比照片上要成熟的多,可能是跑业务变得黑瘦了,这让原本很大的眼睛显得更大像个外国人,蓝色的发箍将卷发束在脑后,露出高高的额头。她身上穿的正是一年前汤姆·克鲁斯亲笔签名的白T恤。


“欢迎来到电影民工之家。”看来她对我一点不陌生。

“弟妹好。”我反而有点害羞。

“叫嫂子!你比我小好不好?”阿飞拍了下我的后脑勺。

        

一进到房间,我去!这户人家真是有毒吧,光立式海报就有七八个,西虹市首富沈腾看门,客厅放着星战7的大猩猩,厨房里有个灭霸,最可气的是伏地魔的立式海报被放在了厕所。

我想象着是不是电影界人士都是这样生活的我想象着是不是电影界人士都是这样生活的

“你这晚上上厕所,尿的出来吗?”

“伏地魔可以镇宅,土鳖!你看看我家床上的抱枕,那才叫气人。”


我进屋一看是汤姆·克鲁斯的抱枕。我拍拍阿飞的肩膀:看来你压力很大。


“我压力才大,他长那么丑,我每天得看着我的抱枕(汤姆·克鲁斯)才能勉强睡得着”。


小艾端上来一盆菜,一看这碗好像也是个赠品,上面印着“熊出没”!


“这是我们家的赠品,怎么样实用吧,他们家就只能送个扇子”。

“你们家只能发动画片,小孩子玩意儿,据说小猪佩奇都混电影圈了”。

“动画片怎么了,瞧瞧你们家发的电影一个比一个烂,还不如小猪佩奇”。

“哎!别人身攻击啊,谁家发的片子烂,我们可以比比,你们那个叫低幼”。


还没吃饭两人就开始吵起来了。我立刻打岔:“嫂子,你还会做饭呐?”


“我正经学过好不好,要不是学习成绩好,差点就当了厨师”。

“成绩好就不能当厨师了,偏见”。

“怎么样,衣服帅不帅?”这时候阿飞从卧室穿着一件蝙蝠侠的衣服出来差点没把我笑岔气了。

“衣服是挺帅!身材不敢恭维啊!人家那是蜘蛛侠,你穿着像大蟑螂”。

“就是!大臭虫。”小艾听着花枝乱颤进到厨房。


我坐到餐桌边上开始和大蟑螂喝酒。


“你这金屋藏娇每天晚上没少闲着吧,怎么还能胖起来了?”

“哪里呀,我才是娇,她天天出差!我们两个现在一个月都见不到几天的。”

“上次余波来你家喝酒跟我说一事,我问你是不是真的。”

“什么事?”

“说去你家喝酒,一直喝到凌晨两点,女朋友一回来你进屋把就门给锁了,把人凉在客厅,害得人家睡沙发连个毯子都没有。”

“那次我们差不多有一个月没见到,年轻人多担待啦。”

“你老婆早上8点就出门,你一直睡到10点还没动静,余波进屋想把你叫醒,然后据说屋里的场景把他给震撼了。”

“什么震撼?”

“满地板的卫生纸,一团一团的数也数不清,前所未见的夸张。”

“呵呵呵,我都忘了。”

“你有那么厉害吗!”

“这叫爱情的魔力,你妒忌没用!”


这时候小艾端着一碗汤上来:“又说什么了?”


“阿飞说你工作相当辛苦,几乎天天出差。”

“那是,我们是大发行公司好不好!光我就管了300多家影院呢!”小艾不无得意的告诉我。

“老婆,把你那件白蛇的路演衣服拿出来秀一下呗?”

“那不是最终版,片方还没确认呐!”

“快点穿出来让我得瑟一下!”

“我穿我的你嘚瑟什么?”小艾表面嗔怪其实很得意的进了卧室。

“追光动画找他们公司做宣推,白蛇cosplay巡演是小艾的主意。”

听阿飞 小艾讲着他们的事 连我都快戏里戏外分不清了听阿飞 小艾讲着他们的事 连我都快戏里戏外分不清了

小艾穿这一身白色古装深情款款进到客厅,小艾本来就面目清秀,加上这个打扮,活脱脱是个白娘子了。


“二位兄台,小女这厢有礼了。”小艾给我们作揖。

“敢问姑娘是哪座青楼?”阿飞开玩笑道,少不得被小艾一阵粉拳捶胸。

“行了行了,酒要洒了!”

       

记得那天的阳光尤其的灿烂,在一个魔幻的房间里,我和蜘蛛侠与白娘子喝了一下午的酒。人生得意须尽欢,浪漫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发生。




从北京回来后,我的生活又回到周而复始的状态。 细想起来,阿飞如果没有小艾这么一个女朋友,生活是否会依旧那么信心满满?北京,一个既让人神往,又让人不寒而栗的城市,未来一切都有些捉摸不透,飘忽不定。


2018年11月份,因为崔永元与冯小刚关于《手机2》的讨伐风波,导致影视圈掀起了一场抵制阴阳合同,打击偷税漏税的风暴,从范冰冰被罚8亿,到几十个明星被税务约谈,因为对投资环境担忧,好多影视项目下马,一时间影视圈里悲鸿遍野, 影院里正好在放丘吉尔自传《至暗时刻》,像是有意要强化这个悲壮的气氛。其实地方老百姓完全处在一种幸灾乐祸的状态,根本感受不到惩治下的血肉横飞。


我想起我的兄弟处在这个行业也算是风口浪尖,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当时他在活动现场,他说他挺好的,因为春节档的影片宣传有点忙,春节档11月份就开始折腾了,这样回答让我放心了许多。但是过了两个月他忽然给我来了一个电话,说自己和小艾吵架了。


“我们都一个月没见面了,她掉头就走,真的是疯了。”

“因为什么啊?”

“因为小猪佩奇。”

   

接着我听到了情侣最一次奇葩的吵架。

        

临近春节档,阿飞公司接到《新喜剧之王》的宣发,小艾接到了《小猪佩奇过大年》的宣发。其实两个人虽然各为其主,但一直都很关注彼此的工作,晚上业务探讨个20分钟是常有的事情,遇到不同观点少不得互相讽刺,但都是开玩笑性质的,可是这次却有点不一样。

       

阿飞说今年的春节档发行情况特别残酷,至少有8部电影要在大年初一上映,竞争相当之激烈,两个人的工作压力突然增加。阿飞目前是项目组的副总监责任重大。《新喜剧之王》那是周星驰的片子,绝对属于全公司最难的项目,阿飞每个环节几乎都是亲力亲为,12月起就天天住在办公室里。可就是这样小艾还打电话说他们的宣传没有新意,炒冷饭,而且每次说的都切中要害。


阿飞本也不和她争,因为《小猪佩奇》这种三线片子跟周星驰的大片根本没有可比性。但是两部电影都是要抢春节这个大蛋糕的。两人的沟通渐渐有了火药味,阿飞觉得小艾越来越像间谍了,老是有意无意打听阿飞公司的营销策略。本来好不容易每天就那几分钟的语音,变成了业务交流会。

春节档的战火硝烟 阿飞的爱情随之变成了谍战剧春节档的战火硝烟 阿飞的爱情随之变成了谍战剧

一月《小猪佩奇》推了一个宣传短片叫《啥是佩奇》,一时间火得一塌糊涂,小艾不无得意得天天发公众号,这让阿飞显得如坐针毡了,一个动画片的宣推简直了。阿飞觉得自己努力两个月的运作花了好多钱,还不如人家花10万块拍个微电影来得猛, 阿飞内心的挫败感油然而生。 


好不容易约到一天一起回家,两人如狼似虎的准备在床上好好活动活动。结果小艾莫名其妙表达了《小猪佩奇过大年》在宣推上彻底碾压《新喜剧之王》的事实,并自信的认为小猪佩奇必然是春节黑马。 阿飞连裤子都脱了,小艾居然和他说这个!于是阿飞恼羞成怒,说小艾幼稚,一个3—6岁看的动画片票房怎么也高不到天上去,小艾听完起身就走了。


“我就说错了一句,就一句,她就给脸子离家出走,你给我评评理?”

“女孩子哄哄就好,追出去呀。”

“我他妈裤子没穿喃,怎么追呀!”

“你那猴急的毛病有时候真得改一改。”

“她现在不接我电话,你帮我打电话劝劝她吧!”

“这不太合适吧,这个……”

“你就别推!我有电话进来了啊。”

 

阿飞把电话挂了, 我坐在太原新会苑小区7号楼304的书房里。现在是晚上10点,想着如何遥控规劝千里之外的两个恋人,技术难度实在有点高。


“喂~小艾吗?我林欣。”

“是他叫你打的吧,我没事!我正去往合肥的路上。”

“别呀,好不容易见一面,别较劲了!回家回家。”

“哎呀,我真的得回合肥了,我跟他较劲不值得,欣哥你是不了解情况啊,最近这几天我都快忙死了,就是为了他才飞回北京的,你说他让我一下真的会死吗?”

“都不容易,互相体谅嘛。”

“关键是他说我幼稚!我怎么幼稚了,我一天跑6家影院,晚上还要请那些大叔喝酒拉关系,负责300家影院我容易吗,我哪里有条件幼稚啦。”


我一听这话有点想哭的意思,“别激动,深呼吸深呼吸!”


“有四五个管院线的死老头子还时不时的想睡我,我他妈都没跟他说,我幼稚!我怎么幼稚!你知道动画片拍片加一个点有多难吗?喝到吐!一家一家的喝过来!没人把我当女孩!”

“我去跟他说,我让他来接你。”

“别了,有空我自己说吧。我现在是真的要回合肥一趟。”

“怎么了?”

“刚刚来了个大消息,《情圣2》撤档了,我得回我的阵地抢场次去了,打仗啊!”


我打完电话深喘一口气,觉得应该马上给阿飞打个电话告知小艾的情况。


“我说,小艾……”

“我给你讲《情圣2》撤档了,我现在正在赶回公司的路上。”

“小艾她……”

“她估计也回不来了,有电话进来了我先挂了。”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害得我还一阵纠结,看来广大吃瓜群众还是洗洗睡吧,皇帝不急急太监。



 

2019年大年初一,阿飞大早上就给我打了个电话拜年!


“第一个给我拜年,够孝顺!怎么样,和女朋友复合没?”

“搞定了。”

“可以呀,后来怎么解除危机的?”

“事情是这样的!”

         

两个人在吵架那一天起都投入了更加猛烈的市场份额的争夺战。


阿飞开始在十几个城市没日没夜路演,而小艾则在四个城市里地毯式的做公关,他们每天的交流仅限于,阿飞微信给他发个起色心的表情包,小艾就给他回个不理会的表情包,不管是凌晨还是清晨,小艾都是有问必答,但两个人谁也不主动打电话。最后还是小艾妥协了,先给阿飞打电话,但不巧的是阿飞当时正在高速公路上,从一个城市开往另一个城市,路上还有个神经病女粉丝驾车在身后打算拦截明星,本来就已经耽误了时间还出了这档子奇葩的事情,所以当时的阿飞的情绪非常不好。


“在干嘛?”

“在躲神经病。”

“你说谁是神经病?”

“真的有,你有事快说吧……往左边拐,小赵你拿别克商务挡着她,尽量拖住,我们这边加速!”一边拿着手机,一边拿着步话机指挥这司机。

“那我挂了吧!”

“你说你的啊!你现在在哪儿啊?”

“我在火车上,我没什么要说的。”

“操他妈的,这疯婆子真是不要命,没说你呀!”

“忙完这阵我觉得我们应该聊聊,你现在根本不在乎我。”

“哎呀!别墨迹分…分…分…分开走啊!!!”

    

小艾把电话挂了,阿飞此刻心里跑过一万条草泥马。这个疯狂的女粉丝一路从郑州追到了洛阳,好说歹说在剧场的停车库终于被阿飞按住了。结果路演还是准时赶到了,出品方的代表拉着阿飞的手一个劲的致谢,说阿飞太不容易,其实一天路演两个城市只是随便说说的,没想到阿飞居然给完成了,已经累得像狗一样的阿飞只想给这个随便说说的人一个巴掌。这时候他才想起3个小时前在车上小艾给他打的电话居然被打成了分手电话。阿飞立刻给小艾打了过去, 电话那头已经哭成一片了。


“宝宝,我错了,我刚才说分分是在指挥车辆!”

“呜呜呜……我坐过站了!都怪你!”

“我怎么了呀?

“你说的那是啥话,搞得我心烦意乱就睡着了。”

“宝贝不急,再买张票回去。”

“我现在怎么办,我跑开封来了,已经没有回去的车了,明天早上我还约了许昌大区经理。”

“要不先睡一晚上,明天一早再走。”

“都快过年了哪里买得到票?我现在打算打顺风车走!”

“大半夜的你疯了啊,我不许你打顺风车!“

“那明天早上到不了,今年的业绩要凉了!呜呜呜……”

“这样我在开封有个朋友,你先在宾馆开间房等着,我让他开车送你去许昌。”

“你在开封还有朋友?”

“我说有就有,你等着啊哪里也别去呀”

       

这阿飞放下电话,立马给做活动的司机塞了1000块,马不停蹄的杀到了开封。

   

“你能想象当时的场景吗?就在洛阳的火车站广场,她从宾馆出来看到我那样子,那眼神感觉都要把我吃了一样, 她跑了差不多有100米腾空扑到我身上,冰冷的广场,凌晨3点,两个穿大衣的人,女的夹着男的,旁若无人的狂亲!就好像周星驰的《喜剧之王》,绝对的史诗般的爱情电影场景。”

人生如戏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戏如人生?

“这一千块钱值了!”我不误醋意的说道。

“下午我请你看电影!”

“你可别逗了,两个老爷们初一看电影!”

“我媳妇也在呀,一起啊?”

“卧槽,你把人都带家里来了”

“那可不,你以为我会浪费广场上那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吗?她一扑上我就向她求婚了,瞬间被我拿下!”

“那我得去!”


大年初一下午,阿飞带着小艾红光满面的出现在我面前,他们手上分别都拿着一把电影票,6张《小猪佩奇过大年》、10张《新喜剧之王》。我问他们干嘛买那么多,他们说是公司的规定必须得买,买完票还得在朋友圈晒一晒示个忠。不过他们却都表示不想看,因为他们在路演的时候这两部电影看了不下十遍,都看到吐了。


“阿飞,蒲松龄是干什么的?”小艾盯着巨幅海报看着。

“花心道士?”我脑子里只想得到他和狐狸精的故事。

“神探?哈哈哈,我还以为是狄仁杰呢!”阿飞笑着。

“还夏洛克呢,成龙大哥打妖怪?!”小艾有些惊奇。

“不用打,随便爆。”

“不用充,送VIP!”


大家看着成龙标志性的笑容跟着笑了起来。


“过年不就是要开心吗!”阿飞感叹道。

小艾点了点头“那我们就看《神探蒲松龄》吧!”

“你记得小时候咱们在录像厅看完成龙大哥,出来你就要喝酒打醉拳,回家被你爸揍的事儿吗?”我应和着,大家又笑起来。

“那些票怎么办呢?”阿飞有些犯愁。

 

小艾笑了笑一把抢过票,对着身后乌泱泱排队买票的人叫起来:免费票啊!《小猪佩奇过大年》和《新喜剧之王》,只限情侣啊。售票厅的年轻人一时间都骚动起来了,大家嘻嘻哈哈哈你争我抢的过来排队。


“老婆,那可是自己钱买的。”阿飞在一边犯愁。

“管它的,2019新年,就当发红包了!”


小艾在人群中里把票高高的举起,像是举着一把传递爱情的火炬,小两口脸上被甜蜜包裹着,浓得化不开了。好吧!让我祝福你们,这群任性又努力的90后 。



原文请点此链接

展现隐秘而奇特的真实情感,更多故事请关注本微博及微信公众号:少数派情感报告

如果你也有关于爱情、亲情、友情的动人故事,

我们愿意做你最真诚的树洞。

参与故事征集请点击此链接


转载需说明出处。
​​​​

最新评论

在线客服

小黑屋|电商资讯|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 沪ICP备17006708号-3

GMT+8, 2019-7-20 00:20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