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妆容

2016-6-1 10:1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82| 评论: 0

摘要: 妆容作者:向上阿秋下中巴车已是傍晚,车是小县城常见的样式,离开时卷起大片尘土。阿秋手里捏着一张名片,茫然四顾,走到站牌前,比照名片打量着,身边川流的车渐渐驶入夜里。小城里人迹寥寥,阿秋穿过黑魆魆的巷子 ...
妆容
作者:向上

阿秋下中巴车已是傍晚,车是小县城常见的样式,离开时卷起大片尘土。阿秋手里捏着一张名片,茫然四顾,走到站牌前,比照名片打量着,身边川流的车渐渐驶入夜里。

小城里人迹寥寥,阿秋穿过黑魆魆的巷子,穿过昏暗的灯和憩息的老人,夜浸润已深。美容店在一条颇具人气的老街上,算是县城的中心。阿秋照着名片确认无误,走到店门口,撞见出门的菀乔,她作势拉上卷闸门,瞥了眼阿秋。

“打烊了。”

菀乔说完转身卖力的拉卷闸门,阿秋立马解释。

“你好···我是来应聘工作的····”

菀乔愣了愣,转过身打量着阿秋。阿秋把名片递给菀乔,菀乔接过淡漠地看了看。

    门被再次拉开,菀乔带阿秋进到店里,却把她晾在一旁,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阿秋有些尴尬,暗自四处瞎瞅。电话似乎无人接听,菀乔挂了又打,如此反复,最后不耐烦的摔上电话。

   “老头知道你要来?”

阿秋不知所云。

“曾老板。”菀乔似乎不屑说这仨字儿。

阿秋恍然大悟,点头。“嗯,我上个星期和她联系过。”

菀乔笑了笑,阿秋觉得她笑起来着实好看。

“他连昨天睡的是谁都不记得。”

阿秋目瞪口呆,菀乔扬起嘴角,“跟我去宿舍吧。”

菀乔带阿秋到了不远处的一栋破回字楼,挂着烟厂的牌,门卫岗像废弃已久。两人进到房间,菀乔从抽屉里拿出钥匙朝阿秋晃了晃,问阿秋要身份证拍了张照。

“那有张床,之前的人买的,不合适就扔掉。”菀乔指着墙侧,顺手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烟,点燃一支。阿秋点头看着屋内。菀乔似乎很急,烟抽了两口就掐掉,径直走到镜子前,毫不避讳的换了件衣服,背上包扭头出门。
“记得锁门。”

阿秋这才开始仔细打量房间,破旧简陋的单间,有个狭小的阳台,挂着的衣服让阿秋颇为脸红,梳妆台有些年头,上边摆着菀乔的写真,模样冷艳。阿秋简单的收拾了下,掖铺盖时发现墙角破了一个洞,找了报纸糊上。收拾完关了灯,辗转反侧,终于入眠。

第二天一早阿秋来到店外,闸门紧锁。阿秋拍了一会儿门,又打老板电话,都无回应。阿秋无措地望着街道。突然身后的卷门哗被拉起来,阿秋诧异的转身,菀乔揉着睡眼走出来。

“这么早”

在店里大半天,阿秋都没见到老板的影子。菀乔半答不理的给阿秋讲了工钱和工作内容。在一旁看菀乔给第一个客人做完之后,阿秋也紧张地接待了第一个客人,是个中年大妈,对阿秋有些不满意,吵了起来,菀乔帮大妈重新做了一遍。阿秋十分愧疚,菀乔却无话。

晚上阿秋请菀乔吃麻辣烫,报答她出手相助。饭桌上很尴尬,倒不是无话。只是阿秋没想到菀乔这么冷漠的人吃起东西来却十分狂野,啤酒咕噜咕噜半瓶。阿秋开始正式的看菀乔,发现她是耐看的那种,拎在人群里特别出挑。

“喂,愣着干嘛。”

菀乔吃完了,看着阿秋。

“哦,没事儿,你的手链好漂亮。”阿秋没话找话。

“这个啊。男朋友送的,我是白羊座。好看吗”

“好看”,阿秋点头。

“你呢。”

阿秋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我也是白羊。”

“那巧了,走一个。”菀乔饶有兴致,好看地笑起来,拉着阿秋干杯。

菀乔有些喝大了,阿秋把她扶回宿舍。两人蒙头就睡,睡梦中阿秋感觉到有人出门。第二天醒来果然不见了菀乔的人影,梳妆台上放着那串白羊手链。阿秋到店里时,菀乔正在打扫,淡淡地朝阿秋打个招呼。

店里稀稀拉拉的偶尔有几个客人,闲下来阿秋就收拾店里,菀乔常常坐在镜子前摆弄。
傍晚快打烊了,菀乔叫住阿秋。
   “尹秋,能帮我个忙吗?”
    阿秋有些受宠若惊,不假思索的点头。
   “晚上你能住出来吗。”
    阿秋愣了愣。
   “我的意思是···我男朋友来找我。”
    阿秋看着菀乔没说话。

    阿秋拿了一些专业书到店里看,却越看越没心思,像菀乔那样照照镜子,弄弄头发,不知道 么时候睡着了。
   渐渐的,阿秋发现菀乔的男朋友总是来找她,而且似乎她的男朋友更换的频率很高,一星期甚至几天不重样儿。一样的是,菀乔都会取下手链。
   阿秋腾地儿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待在店里的夜晚开始疯狂的胡思乱想,想想菀乔和男朋友在房间里干什么,阿秋自己都觉得可耻。阿秋试着让自己出去走走,有时候在网吧过夜。望着满屏的白羊座解析,又打上自己的出生日期,发现自己是双星座,双鱼和白羊。阿秋有时也去酒吧,有一次宿醉到天亮被打扫的服务员叫起,断片的趟回店里,见到菀乔哐当倒在地上。
   老板出现过一次,找菀乔取了些钱。

  菀乔和阿秋很多时候秘而不宣,一个眼神阿秋便自觉地挪窝。偶尔菀乔男朋友没来,阿秋在宿舍却彻夜的失眠,她习惯了盯着一旁床上的菀乔入睡。

  “你在外头算我的。”菀乔突然拿出一叠钱给阿秋,阿秋一脸颓色,摇摇头继续忙活。

  阿秋的手艺渐渐熟络,唯独第一次来的大妈始终不待见她。做完之后大妈照着镜子又在嘟哝。
  “你能耐你来。”

  大妈听了转身拽住阿秋的头发,阿秋挠她脸,两人扯成一团。菀乔把阿秋一把拽开,让她赔不是,阿秋死活不肯,大妈嚷着“杀人啦,小贱货要杀人啊”朝围来邻里街坊比划着脸上的伤。菀乔不停的道歉,阿秋推开人群冲回宿舍,径直躺在床上。

   夜深了菀乔还没回来,阿秋洗完澡在擦头发,一抓一大把头发。门突然被打开,菀乔叼着烟站在门口,身后隐约有个男人。
  
   阿秋无言,放下毛巾披上衣服出门。
   在酒吧喝不尽兴,阿秋拎着大瓶洋酒回到店里,给自己描上夸张的妆。阿秋似乎想到什么,摇摇晃晃的走出店里。

   阿秋来到宿舍外,扒开墙外的破洞,小心的用指甲尖挑开报纸。有些模糊,但眼下的景色阿秋似曾相识,在脑海中预演过无数次,她甚至怀疑那是她自己。肉体,喘息,缚锁,阿秋背靠着墙,滑倒在地上,泣不成声。

  天蒙蒙亮,街道被几辆呼哧的警车惊醒。
  阿秋做完笔录,径直探监菀乔。阿秋给菀乔点上一支烟。两人无话,阿秋眼角滑落泪。

  “你比我更恶心。”

  阿秋转身要走,菀乔摁灭烟头说。阿秋没有回头,走出拘留所,迎头而来的是美容店老板。

  回到宿舍,阿秋收拾行李衣服,从衣架上取下内衣,菀乔的也混在里头,阿秋照着镜子比对,坐下抚摸着菀乔的照片,看见梳妆台上的手链,戴在了手上。把宿舍钥匙放在桌上,提着行李离开。
下一篇:少女的愿望

最新评论

在线客服

小黑屋|电商资讯|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 沪ICP备17006708号-3

GMT+8, 2020-3-30 04:28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