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祛魅

2016-5-31 11: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55| 评论: 0

摘要: 祛魅作者:燕七暗恋,似一粒嵌在心里的碎琉璃。 不见时,隐隐作痛。 相见时,嫉痛交加。 陈初年和陆海是发小。 陈初年总是爱上陆海的女友。 从少年到如今。 一个又一个。像陷入无法解脱的魔咒。 爱上好友的女友,这 ...
祛魅
作者:燕七

 暗恋,似一粒嵌在心里的碎琉璃。
   不见时,隐隐作痛。
   相见时,嫉痛交加。
   陈初年和陆海是发小。
   陈初年总是爱上陆海的女友。
   从少年到如今。
   一个又一个。
像陷入无法解脱的魔咒。
   爱上好友的女友,这难以启齿的爱恋,令陈初年充满涩楚与嫉妒。
   所以,此刻,陈初年看着郝红的眼神,是深切而痛楚的。
   他看着郝红与陆海嬉笑打闹,撒娇卖萌。
   他是郝红与陆海爱情的见证人。
   他给郝红与陆海拍照,看着他们俩甜蜜相拥。
   他甚至跟着他们一起去旅行,慢慢地走在他们身后,望着郝红粘在陆海怀中的背影,陈初年几乎是绝望地落寞着。
   他更爱她了。
   郝红。
   她的一切都那么美好,轻盈的身姿,长且直的柔发,甜美的笑,和那让人心旌神摇的娇嗔。
   他渴望她,像渴望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青年旅馆里,他们俩,住在陈初年的隔壁。
   陈初年在黑暗中,跪坐在小旅馆硬硬的木板床上,盯着那堵隔着他和他们的墙。
   陈初年隐约听见了。
   那声音让他的心都迸裂开了。
   他伸出手,掌心贴按在那堵墙上。
   他哭了。
   慢慢弓下腰去,跪在木板床上。
   无声地恸哭。
   大颗大颗的泪珠落在灰白色的床单上,渍痕触目惊心。
   不知过了多久,陈初年虚软地站起来,走到窗边。
   推开玻璃窗。
   初夏夜的风,扑面而来,微凉,轻柔。
   像郝红萦绕的声音。
   他觉得他心痛得,快要死掉了。
   他在窗边,站了一夜。

   次日清早,旅馆餐厅里。
   郝红皱眉,从早餐的粽子里吐出一只嚼碎的蜜枣:“苦的。”端起豆浆大口大口地喝着。
   陆海:“怎么会呢,你又挑食呢吧。”
   郝红把吐在餐盘中的苦蜜枣递到陆海面前:“不信你尝一下。”
   陆海嫌弃地转过头“噫!算了算了。”起身去找旅馆老板询问租车的事。
   陈初年的勺,挖起郝红餐盘那只苦蜜枣,连着核送入口中,整个吞下。
   他没抬头。
   也没作声。
   继续吃着早餐。
   郝红呆呆地看着他。
   一会儿,郝红起身离开餐桌。
   走了几步,她回头。
   陈初年握着她喝剩下的半杯豆浆,正在安静地啜饮。
   他知道她回头了。
   他知道她在看他。
   他转动杯身。
   他看着杯沿上的口红印,张开嘴,含住它。
   他抬眼直视郝红。
   他的舌头缱绻地舔着她留下的唇印,像在热吻着梦中的恋人。
   郝红咬着嘴唇,后退着跑开了。
   陈初年把杯中的豆浆,一饮而尽。

   不知为什么,接下来的行程取消了。
   郝红和陆海在隔壁,为了一点小事大吵了一架。
   陆海气得提前走了。
   陈初年安静地躺在青年旅馆的木板床上。
   他没开窗户。
   闭目养神。
   不知过了多久,门响了。
   有人在敲门。
   陈初年睁开眼睛。
   郝红走进房间。
   走近他。
   陈初年轻喟。
   他清楚的知道,这场暗恋,已经到了尾声。
   水瓶座的他,出生在最寒冷的季节,冰封般的心,如同天宫中那只倒悬的瓶子。只有走进去的人,才会知道,那诱人的瓶子里,竟是空的。

   陆海又恋爱了。
   当陆海的新女友褚青无视地从陈初年身旁掠过,直直走进陆海的怀中,巧笑嫣然地望着陆海时。
   独坐一边的陈初年,分明又感到了那抹熟悉的刺心痛楚。

上一篇:救赎下一篇:体育馆

最新评论

在线客服

小黑屋|电商资讯|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 沪ICP备17006708号-3

GMT+8, 2020-4-4 13:07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