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回家

2016-5-30 10:2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30| 评论: 0

摘要: 回家作者:郭晓松小文独自一个人在大街上走着。他对周围的环境是怎么样的漠不关心,他一心只想着赶快回到家里去。因为,刚才正在上班的他忽然接到休产假的老婆打来电话说自己的肚子好疼,希望能够见到自己,并且可以 ...
回家
作者:郭晓松

小文独自一个人在大街上走着。他对周围的环境是怎么样的漠不关心,他一心只想着赶快回到家里去。因为,刚才正在上班的他忽然接到休产假的老婆打来电话说自己的肚子好疼,希望能够见到自己,并且可以陪伴在身边。
一路之上的小文火烧火燎地走着,走得是如此之快。连自己都很佩服自己有此好体力,他明白自己老婆一定是快生了。走着走着,突然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当小文醒来发现自己身在一个窨井中,抬头望着井口才知道这井还是挺深的,估计有三米多。外头的车来车往使他心情烦躁不安,行人脚步声音也是一阵一阵传来。可是,没有一个停下来过,如果有脚步停下来的话就代表有人发现了自己,但是没有停止的迹象,没有一个人发现路过的这个窨井中会有人掉到了里面。他好焦急,慢慢坐起来,然后撑着地想站起来。突然感到腿上一阵阵疼痛,只好又坐下。小文哼唧了一阵儿,大喊起来:“来人……来……人!”腿真的很疼,刚才想站起来的那一下儿确实好难过,“救人……就我!”
呼喊了一阵儿,井口围了很多人。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传来,“帅哥,你没事吧!”
“唔我的腿可能……”小文仰起头冲井口那个中年妇女大声说道,但是欲言又止,那是他不肯定自己的判断正确,其实他想告诉中年妇女说腿可能折了。围观的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追问小文腿怎么了。中年妇女一声尖利的喊叫喝住了众人,然后说:“帅哥,我打了电话,一会儿消防队的车就来就你了!”
“谢谢……!”小文激动地说,“麻烦你帮我再叫辆救护车。”
中年妇女应了声。围观的人群中有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孩儿,拉了拉中年妇女。中年妇女赶紧回头看见了女孩儿认出来,说:“小琼,拉我干嘛?”叫小琼的女孩儿说:“妈,别多管闲事,小心那男的讹你!……”中年妇女说:“说什么呢?”就在中年妇女话音刚落但是余音未消之时,围观的人群里挤出来一个白发老头儿,冲中年妇女喊道:“打不打,别在这儿装腔作势好吧!”叫小琼的女孩儿听了老头儿的话非常不高兴,冲他吼道:“老头儿!管哪门子闲事?”眼见大战一触即发,身在井下的小文喊了一声。围观的人重新将视线转回井下。人群中又挤出来一个中年男子,他说:“现在关键的是想方设法把下面那个小伙子就上来送医院去救治,你们仨跟这儿瞎扯淡个啥嘛?”
身在井下的小文祈求起来。“大家帮帮忙好吗?我老婆快生了,我走路不小心才会这样的,谁帮我打个电话给120呢?”
听了小文的话,站在窨井边围观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那个中年男子赶紧拿出手机冲着井下喊道:“快……!说!叫救护车去哪里抢救孕妇?!小伙子!”
这时,消防车鸣叫着来到了现场,停在人群外边。人们主动让出了一条生命通道,两个消防员迅速跳下车取出绳索等,然后急步赶到井口。突然,身后传来另一个消防员的脚步声,他肩上扛着不锈钢的云梯,这个云梯估摸着有近五米。
小文被消防员从那个窨井中就上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他们将自己送回家里,消防员告诉他说他身上有伤需要马上送医院救治,此时小文才回过神来。可是,在他的内心充满了对老婆的担忧,不久之前还在接听老婆的电话说自己肚子疼可能要生了,现在连他自己都出了意外。刚才那个中年妇女和女儿和白发老头儿已经不知何时离开的,不在了。小文被消防员抬着,突然觉得浑身不禁轻松了许多,但是脑海中却依旧是对老婆的担忧,于是他说希望消防员能够帮忙给老婆叫救护车。
到了医院,小文被消防员抬下车。正好看见门口几个医生站在一担架前,看见他们立刻把担架推到抬着自己的消防员跟前,然后说请你们把伤员交给我们,我们一定竭尽全力医治。听了医生的话心里充满温暖,顿时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消防员交接完了小文之后撤了。这时,内心对老婆的担忧又一次出现。禁不住大叫起来:“医生,求你们救救我的老婆,他就要生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后头传来救护车鸣叫着开进了医院大门的声音,小文在担架上不停地移动身体双手抓紧边沿想坐起来看看,却被一个医生摁了下去,医生说:“不要乱动!”小文无奈的躺回枕头上,忽然听见另一个担架从身旁快速滑过的声音,还有其他医生的说话声,脚步声。小文被医生们推进了急诊大厅。
这时,搁在身旁的手机响了。小文摸到手机看到屏幕显示着老婆的名字——吕雨虹。他心里一紧,心想应该是老婆打电话来埋怨他了,接不接老婆来电这是个问题。 一个推担架的医生问小文干什么不接电话,小文刚要开口却又欲言又止,只是唔了一声结果什么也没说。这样小文回神来还是接听了,电话里传来老婆的斥责声,老婆说道:“你死哪儿去了!?我早点电话通知过你了,半天不见踪影。”听着老婆的斥责小文好内疚,只是现在自己被人送到医院来面子始终不好看也就不再做解释任凭老婆怎么骂自己都努力做到骂不还口。他在聆听着老婆的斥责声突然停止,电话里传来一个女护士还是女医生的声音,“不要这么激动,小心动了胎气。”  小文心里不免心急起来,冲电话喊起来:“老婆,别激动!有什么见了面再说。”电话里传来哼一声,就挂了。
上一篇:曾经的白羊座下一篇:血色记忆

最新评论

在线客服

小黑屋|电商资讯|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 沪ICP备17006708号-3

GMT+8, 2020-4-4 14:08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