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初星不改

2016-5-30 10:1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83| 评论: 0

摘要: 初星不改作者:谢雄峰好!很好!非常好!” 文妮有些拘谨,像是滥竽充数一样,她的敷衍与周围同事的气势磅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已经入职三天了,文妮始终不能理解为什么每次开早会都要弄得跟奔赴战场一样,她有些 ...
初星不改
作者:谢雄峰

好!很好!非常好!”
       文妮有些拘谨,像是滥竽充数一样,她的敷衍与周围同事的气势磅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已经入职三天了,文妮始终不能理解为什么每次开早会都要弄得跟奔赴战场一样,她有些不适应地把目光转向窗外,却也把领班的目光转向了自己。
       刘微不着痕迹地扯了一下文妮的衣角,这才把文妮的思绪拉回到领班那双正特别照顾自己的眼睛。
     “我说过,口号!是早晨第一缕阳光,你们是想让一天死气沉沉,还是想让这天充满朝气?”领班从不吝啬语言的分贝,总不厌于往命令里灌入鸡汤,使每一个字眼都变得充满诱惑,便于消化。“别让我感觉眼前是一筐霜打的茄子,让我看到你们的状态,我说的是每一个人!明白吗?”
     “明白……”稀稀拉拉的应答没有与领班的期望并轨,但这似乎并没有让领班感觉察到尴尬,这是一个合格的“资产管理员”应有的素质,因为你的苦口婆心在电话那头往往得不到丝毫回应。
      文妮办公桌上有一个小小的狮子玩具,狮子封面的笔记本,连抱枕上也画着一只大狮子,文妮其实不喜欢这种凶猛的食肉动物,只是她深知自己双鱼座的性格是不适合这一行——害羞、善良、优柔寡断、悲天悯人……所以她渴望转型,使自己向杀伐果断的狮子座看齐。
       尽管这样期望着,文妮拿起电话的手又收了回来,看着显示器的电话号码,她只能把注意力转向书上卷起的小角,然后将它们一个个抚平,就好像自己真的有其他事要做一样,以此欺骗那颗始终在犹豫着的心。
       这是文妮最有希望回款的一个单子,电话那头已经答应了她会把欠信用卡的钱还上,可能明天一过,她就能如刚入职时期望的那样提前转正。只是此刻,她却犹豫了。
       文妮始终忘不了那个声音——沙哑、淳厚、朴素,她仿佛能在眼前勾勒出一具苍老的躯壳,老人正双手捧着电话,极力往普通话靠拢的云南方言颤抖着承诺:“家里母猪卖了两千多一点,他三舅那里借了一些,老刘也已经答应来看地了,律师同志,你可千万让警局那边缓缓,我孙子才刚刚参加工作。”老人并不是信用卡的持有者,持卡人一年前出了车祸,留下的只有一张透支五千的信用卡,和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儿子,也就是老人口中的孙子。父母自然没有偿子债的义务,诚然,追债者也没有同情持卡人的义务,于是,文妮拨通了表格上的座机号码。
       作为一个催收员,文妮的工作显然是做到位了。当刑法、起诉、判决这些一本正经的词汇落入老人耳朵里后,她成功收割了一个颤抖的灵魂。
     “陈文锦成功回款12万!”领班的平地一声雷瞬间激起千层浪,此起彼伏的掌声马上炸得更响。一个小伙子正在一片讨要红包声中腼腆地回应着,微红的脸颊也掩盖不了内心的喜悦。
     “12万啊,红包发小了看你怎么收场!”领班笑得合不拢嘴,全然忘了一个小时前自己塑造的威严形象。
       文妮也是看着声源处,郁闷的脸上被传染上一丝笑意,12万!自己这笔小单连人家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却也给她带来了等量的情绪波动,只不过那是完全相反的两种情绪。她倒不是羡慕人家可喜的业绩,她来这儿上班的目的一是锻炼自己,二来是计划着提前转正向父亲证明一下自己,只是双鱼座光芒下多愁善感小女孩一不小心撞见人世的冷暖,才突然发现生活的艰辛如此赤裸,便也免不了一番挣扎,到底让不让对方还钱?
       文妮又拿起电话,才拨了一个键又放下,没多久又拿起、放下……时间仿佛都被拧成一股麻绳,就这么纠结着到了下班。
       回到家的文妮一脸不悦写在脸上,这似乎正是文父想看到的状态,偷乐过后却换上一副心疼女儿的表情:“我就说嘛,外头工作哪能有自家公司顺心,明天别去了。”只是这伪装在文妮看来简直比皇帝的新装还透明,文妮径直走向文父,直接从文父衣兜里拿出钱包数也不数就抽出一把。文父夹在三个女人中间,早就习惯了逆来顺受,便也只能无奈地发下牢骚:“这孩子。”
       翌日,文妮又开始了与电话机的较劲,起起落落的小手终于是激怒了邻桌的刘微。与文妮的性格相反,正版的狮子从来是杀伐果断丝毫不会拖泥带水,爪子一动就绝对不会只是为了吓唬谁。“不行我来,天底下可怜的人那么多你就不吃饭了?”正说着手已经摸上电话。
       柔柔弱弱的双鱼座也有属于自己的小倔强,文妮显然不喜欢被旁人左右自己的抉择,赶忙推辞:“薇姐我自己来,自己来。”刘微心想这烂泥也有扶上墙的时候,便不再争执:“这才对嘛,这世界很忙,没时间给你伤春悲秋。”屈于淫威,文妮终于是拨通了电话。
       周末,带着一脸郁闷的文妮到了银行,ATM机似乎附有心情存取的功能,存完钱后文妮看了一会儿存款机,忽然不明所以地笑了。她转过身,发现陈文锦正站在后面,二人对彼此都有些印象。
       陈文锦的腼腆一如既往,只恨多长了一双手无处安置:“取钱?”
     “存钱。”
     “额、哦。”
     “你呢,取钱吗?”
       陈文锦挠了挠头:“我也存钱,哦,准确的说应该是还钱。”
       一番尴尬的寒暄后,二人礼貌式地微笑点头。陈文锦看着文妮走过一段距离后转过身刚掏出钱包,却发现ATM机上正安静地躺着一张存款凭条,而凭条上赫然印着他父亲的名字。
       或许,双鱼座早就告诉了文妮,有些角色她无法扮演。

上一篇:警戒帽下一篇:瓶中鱼

最新评论

在线客服

小黑屋|电商资讯|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 沪ICP备17006708号-3

GMT+8, 2020-4-4 14:24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