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凌晨两点的猫

2016-4-8 09: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99| 评论: 0

摘要: 凌晨两点的猫作者:姜蒙“所以,大抵便是如此,双子座的女生?”“内心敏感而神秘且阴郁。”k看着对面的这个叫林子的女人,苍白的脸上有些笑意,即便这个女人依旧冷着一张脸。他们在半个小时之前在认识,在一款社交 ...
凌晨两点的猫
作者:姜蒙
“所以,大抵便是如此,双子座的女生?”
“内心敏感而神秘且阴郁。”
 k看着对面的这个叫林子的女人,苍白的脸上有些笑意,即便这个女人依旧冷着一张脸。
他们在半个小时之前在认识,在一款社交软件上短暂交流后,她便约了他见面。
窗外的雨愈发猛了,玻璃上发出连串的颤栗声,雨幕与夜色谐和的融在一起,视线所望之处模糊不清,偶尔能看到稍纵即逝的车灯光在水洼中染晕。淡黄色的灯光照在她的身上,她微微侧身,他只能看到她素净的侧脸,结婚三年的二十五岁女人的脸,她的左眼睑下有着一颗黑痣。
她并不搭话,只是低头逗弄着怀里的猫,那是一只黑色的猫,比平时见过的显得更瘦些,像是刚生下来的崽子。她也瘦,仿佛不经意间便会被风吹走似的。
猫眯着眼睛叫了两声。
k看了手表,凌晨一点十二分,从她在他身边坐下,她的猫一共叫了二十三声。
“春天到了猫也在发春了,”她揉了揉猫的毛发,嘴里咯咯地笑,“一天到晚总是在叫,一开始还以为是饿,果然是捡来的一点也养不熟。”
“你有烟吗?”她抬头问他。
“有。”k递了烟,看着她熟练的燃火,吐吸了两口,才接着说,“女人抽烟不怎么好吧?”
“没有什么不好的。”她蹙眉,拿起桌子上的冷咖啡喝了一口。
“我丈夫并不喜欢,所以我在家并不抽,”从她在软件上约他出来,她脸上第一次有了倾诉的欲望。“就像他西装上常常有不同的香水味,但我从来都不会说破,我只是会在第二天早上将那些衣服扔进垃圾桶里。”
“你知道他吗?”她问k,突然对着对面的商贸大楼指去“那就是我丈夫开的。”
她看到他脸上的惊讶,似是笑了笑,“我们十二岁相识,他坐在我身后,每天趁着老师看不见的空隙拽我的头发,而我趁他午睡的时候偷偷地在他桌子上毛毛虫。”她像是想到什么场景,嘴角翘起,面色也红润起来。
“十五岁,我收到他写给我的情书,用耳麦听着他给我唱陈奕迅的十年,第二天我们就在一起了。十八岁开始异地恋,坐一天一夜的火车去看对方。但他再也没给我写过情书、弹过吉他。”
她哭了起来,眼泪一滴滴的滑落,让他有些猝不及防。他庆幸已是凌晨,咖啡馆冷清的很,且剩下的人都在沉思着,在这漫长的雨夜。但当那个爱尔兰女人目光望过来时,他仍是尴尬,伸出手,却又在空中停滞。
当他从裤兜里掏出纸巾时,女人已经停止了哭啼,只有眼睑红彤彤的。
她拿起还有小半的咖啡抿了抿,神色在灯光幽怨而迷离。
她指间的烟已经燃尽了,于是她又要了一根。
“所有人都认为我嫁的好,丈夫长得出色还能赚钱,我只需要偶尔陪他出去应酬,便能整天躺在家里睡一整天,闲暇时间去美容院做数个疗程,去商场买东西永远不用担心钱不够,只担心有没有自己喜欢的款式。”
“然而,安逸生活带来的是的精神上的空虚。人类从来都是可笑的产物,总是得到某种需要,又想获得更多的慰藉。在为富足的物质感到满足时,却又为在阔大空寂的房间孤寂一人而悲伤。”
“你懂吗,k?”她看着他,眼睛里泛滥着要将人燃烧的光芒。
雨声渐渐地小了,爱尔兰女人推开门离去,临走时向他们望了眼,冷风顺着缝隙一股脑地吹了进来,他打了一个寒颤,而她的猫叫的叫得更大了。
“……”,他在她灼目的目光中点头。
她隐秘地笑,仿佛某种释放地吐了口气。
凌晨两点,他们离开咖啡馆,他抱着她,她在最初有些挣扎,最后反过来轻轻的抱住他,听着他粗重的呼吸,感受着他的心跳。
他们打着伞,穿过漆黑的街道,淌过一团团水洼。
她随他回家,一百平方米的房子,装潢典雅。
她将猫放在门口,轻轻地脱去自己的衣服,k粗暴地将她压着吻她,她感受到自己的嘴唇被咬破,淡淡的血味在口中弥漫。
灯突地熄灭,雨声愈发大了,黑暗中响起春天发情的猫叫声。

凌晨三点半。
“你一定地走吗?”路灯光在脚边的水洼渲染开来,冷风在雨中呼啸,k看着她问。
“嗯。一定地走。”她抱着猫说。
她又变长了最初的沉默,她的面容隐藏在黑暗中,他看得模糊不清。
她很瘦,像是随时会被风吹走似的,像她手中那把伞样。
k看着她渐行渐远,最后连影子都模糊不清了,只隐隐地听见猫发情的声音。
她回到家,空旷漆黑的房间,她没有开灯,她轻轻地摸着猫的毛发,走上楼梯。
她推开门,打开灯光,他的丈夫躺在大床上,均匀地呼吸。
她走到窗户旁,将猫放在上面。
她拉起有些褶皱的西装,放在耳朵边闻了闻,然后僵硬着脸将西装扔进了垃圾桶里。
关了灯,她躺在床上,听着枕畔男人的呼吸声,她篡紧了被子。
她就那么麻木的望着灰白的天花板,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是k的信息——
我们还会见面吗?
她顿了顿,最终点击删除,消息在瞬间消失不见。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漆黑的夜里,她听见一两声猫叫声。
那是春天发春的猫。
上一篇:双子之渣男下一篇:星际大事件

最新评论

在线客服

小黑屋|电商资讯|九分钟电影锦标赛 ( 沪ICP备17006708号-3

GMT+8, 2019-7-20 01:00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